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軍驅逐艦18日穿越台海 拜登就任以來第5度

波洛西:中國侵犯人權 美應從外交杯葛北京冬奧

尋覓(一○)

寂靜中,手機屏幕螢光亮起,來電掛件感應器炫彩閃映,機身弧線隨著響徹胸口的旋律振動。最後,一切重歸寂靜。

宿舍同學說:你的鈴聲真好聽。我輕描淡寫道:哦,MJ的歌。

2006年5月,傳言MJ有意觀光上海。粉絲俱樂部成員們夜以繼日,為誰能獨占他唇槍舌戰,較量各自創作的綁架案劇本,示威愛的排他性。情節巨細無遺,描繪活色生香,氣勢咄咄逼人,棲踞另一個頻道的我倍感力不從心,悄悄退出討論。愛無關所有格──我未曾張貼的觀點,會被當作葉公好龍吧!

記得互聯網普及前,我靠新聞上有骨無膏的判辭和自身局限的常識,笨拙、樸素又機械地與他共情──他結婚,許多粉絲遺憾,我為他雀躍;他離婚,許多粉絲雀躍,我為他遺憾。

我無條件跟隨他的光,因偏振遭到過質疑:「你對他不是真愛。」

真愛是什麼呢?真愛逃得出等級制度嗎?假設振動的傳播方向一致,那麼由質點運動特性所決定的橫波或縱波,是否也有高下之分?我百口莫辯,只得閉口不言。

多希望身旁能有百結,攜我找回只有我倆熟悉的語境,用來暢敘幽情。不必斟酌戲謔、粉飾異見、配戴假面。米開朗基羅如是說:「多麼空虛的靈魂,才會無視赤足勝過鞋履、肌膚美過衣裝的事實?」可我碰不到百結的替身,哪怕僅僅是刻木為鵠之人。分別越久,與他在夢中的交談就越合拍,我又執拗地想,這樣的交談務必在夢裡進行,除非我破繭成蝶。

然而MJ,我即使在夢裡也沒見過。只有一次,他幾乎要露面:演唱會上,我被人山人海圍困、推擠,雙腳懸空,如泉赴壑。(一○)

➤➤➤尋覓(九)

觀光 手機

上一則

蘿蔔是好物

下一則

捉水鬼塞塘涵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