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布林肯要求WHO 恢復台灣WHA觀察員地位

美國重回多邊 布林肯:人權和尊嚴是國際秩序核心

陌生地(二七)

她低頭喝開水,狀似不經意,「所以,你幫忙送人來這裡檢疫,也負責,送沒病的人出去?」

「有病,留下,沒病,出去。有病,身體好的,扛一扛,慢慢好了。病得嚴重,醫院醫生沒有,送另一個地方。」

「另一個地方?」

「昨天才送一批,十來個。專車接,全部消毒,穿防護衣。人少了,很多房間空著。」

她再也吃不下。這裡沒有醫療資源,竟是拚運氣、等死的地方?她沒有量體溫,也沒人查。

「你還想知道什麼?」男人說,那口氣裡有種得意,像在耍弄一隻小動物。

「我想知道,」她深呼吸,「我們能去海邊的小酒館嗎?」

「好吧,天黑以後。」

她不知道他說的話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她早就把所有卡證都拍了照片,電腦裡也存一份。把錢分幾處放:皮夾、口袋、床墊下和書頁間,證件和信用卡藏在休閒鞋的鞋墊下。小挎包裡頭塞了皮夾、手機和護照。護照的體積實在太大。她寬慰自己,只要他還戴著口罩,這些東西一時還不會被拿走,或摧毀。

在一個連人民生命都顧不上的地方,在一個體制混亂、貧富差距這麼大的地方,她不能信賴有什麼機構會單憑她說的話,著手替她重辦證件,除非她能證明自己是誰,這是死胡同。她甚至說不清故事裡男主角是誰。拿不出必要的證件,他們可能乾脆把她關起來。在他們眼中,她就像個說胡話的瘋子。

她肚腹隱隱作痛。也許那個庫伊什麼的果子太酸,也許她喝的生水在作怪。也許,她真的生病了。她去廁所,皺著眉頭出來。男人一直盯著她。也許在她去洗手間時,曾飛快翻過她的東西?這個房間一覽無遺,沒有藏匿的地方。(二七)

➤➤➤陌生地(二六)

信用卡 手機

上一則

老友冬陽

下一則

風吹雪的等待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