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台北市長柯文哲:今天確診數更高 快篩陽性率10%

台灣亞東醫院爆7確診 病患曾去萬華茶藝館

尋覓(九)

暗影凹陷中僵臥的蚯蚓、蠕行的蛞蝓、殘破的蟬殼、斷裂的蜂翅,連同紋路精密的苔蘚和色澤鮮明的蕈類,構成我盲區中雌雄同體的微觀密林。

多美啊!鄰居種植的淺粉色山茶花整朵、整朵掉落,像冥幣一樣,覆蓋了草葉沉積的骨殖。充血的瓊苞盛開在將死的季節,心再寒,也拒絕凋謝。

想起遊玩哥斯大黎加目睹過的、上百隻長鼻浣熊浩浩蕩蕩穿越窗前棕櫚林的奇觀。父親做為奇觀的組成部分,自始至終睡在繩網吊床上,對身畔發生的一切,渾然不覺。

煙火流絢,通解累世迷暗,我擦肩而過,與你毫不相干。

從初中到高中,逐漸有同學知道了MJ。彷彿看到隧道盡頭的光,我按捺不住歡愉,與她們分享所愛。誰知他的名字一出口,便被嘲諷切斷,你怎麼喜歡那個怪人?莫非你也是變態?一次、兩次,大大小小的白眼,堵死了我的萬語千言。

原來,我以為的生機,是把我拖回死寂的誘餌。希臘神話中勇闖地府營救亡妻的奧菲斯,看到來自人間的微光後放鬆了警惕,忘記冥王的叮囑「不許回頭」,轉身望向妻子。頃刻間,妻子墮入黑暗,永不得返。奧菲斯五內俱崩,躲入色雷斯巖洞,直到氣絕。

欲速則不達。重置心態的方式,莫過於回到MJ的音樂中,汲取唯我所能體會到的寬慰與鬥志。上大學後我有了手機,藍屏翻蓋,小巧得能當項鏈。我摸索出作曲功能,鍵入Who Is It副歌簡譜加雙聲道伴奏,設置成來電鈴聲。盼望來電,又拖著不接。心血來潮時,我會故意用座機撥打自己的手機號。(九)

➤➤➤尋覓(八)

手機

上一則

老友冬陽

下一則

風吹雪的等待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