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擋不住Delta 美研究:染疫者中74%已打完疫苗

東奧/美國女足點球淘汰荷蘭 半決賽對陣加拿大

尋覓(五)

「可惜,他心中的公主不是我。他喜歡班花,一個鬈髮披肩、長裙及踝、舞姿撩魂的女生。每逢他望著班花出神,我胸口就像壓了石頭。嫌棄自己的外表,我常躲進廁所,對著鏡子練習微笑,直到唇角抽搐、視線模糊。無法讓他喜歡我,我只有努力考上全市最好的中學,讓大家記住我,讓他記住我。」

畢業前的歲末,他送我一張貼滿亮片的天藍色賀卡,史努比環抱的棉花糖雲朵托起他端莊的字跡:「祝你新年快樂」。

他告訴我:「班裡惟獨你,年年送我賀卡,所以我把最漂亮的給你。」

「謝謝。」我說。我還能說什麼呢?那陣子傳言他送給班花的賀卡被原封退還,他為此愁得吃不下午飯。

我想安慰他:百結,你送我的賀卡,不管裡面寫了什麼,我都留一輩子,我會給它包上透明書皮,不讓亮片脫落。我會把我寫給你但不會交給你的信夾在裡面,然後跟它一起鎖進抽屜。要我如何告訴你呢?百結,我也曾瀕臨崩潰。無損的雪花、冰凌、皮影戲、胭脂色霧氣、霓虹、肥皂泡中太陽的真身,那些華麗卻不復現的瑣物如凌遲般折磨著我。說不清讓我著迷的是它們還是你,但你不會知道,它們給我的悲戚。

可我不敢說,我怕揭人傷疤,怕說了非但無濟於事,還會淪為笑柄。

「謝謝你。」我重複了一遍,雙手接過賀卡,垂下眼皮,轉頭走開了。

不久後,學校布置優秀畢業生櫥窗。我提交的照片是父親趁我寫作業時抓拍的,他喊我,我扭頭,快門按下。選這張,與其說是因為我表情自然,不如說是因為檯燈旁豎立的Bad唱片──MJ的專輯封面照才是重點。(五)

➤➤➤尋覓(四)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