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兒子未痊癒,我不敢老」烏茲別克體操女將淚別奧運

佛奇:免疫力低下者 可能需要第3針

尋覓(四)

因為我有親身體會啊!周叔叔,但我不能與你分享。對我來說,不能與人分享的憂傷,超過故事本身的憂傷。

為MJ寫過很多詩句,寫完總刪除,因為難以降溫的抒懷把愛轉錄得太簡陋。時常下意識模仿他的簽名,草稿紙上、習題冊末頁、卷子背面,最多的一次,我連續寫了兩百零七遍。對褒義詞和形容詞懷有天然敬畏,我想,等我具備足夠信心臨摹主觀感受,並且不為仿品所氣餒的時候,會再度嘗試。

倒是為百結寫過一篇散文〈冰凍記憶〉,當年寫得字斟句酌,現在看來敷衍了事,長焦鏡頭捕捉到的場景逐一陳列,脫離了時間主軸,拼成我敝帚自珍的專線:

「他脖子掛著一串鑰匙。課間操做跳躍運動,一聽到後面叮噹作響,我就知道是他,總裝作不經意回頭瞟,撲空了,也會臉頰發燙。

「上課時,前排的他會突然轉過身,舉著MJ專輯HIStory小冊子裡Thriller劇照群魔亂舞的那頁衝我壞笑,左眉一挑,就把我的心挑到喉頭,給我數秒失重的感覺。

「他擅長繪畫,我是宣傳委員。一次畫黑板報,我要他幫忙給板書打格。他把直尺豎在面前當麥克風,上身前傾,右腳打響拍子,連連打嗝。表演完畢,揚起下巴,眨下左眼:『打嗝,非MJ的痙攣唱法莫屬!』

「他揮筆構圖的時候,我習慣觀察他的側臉,看陽光掠過耳輪和髮梢,沿著他令人妒羨的睫毛,勾勒淡金的光澤。粉塵零星飄落,點亮半透明的闃靜。他低垂的眼瞼上,毛細血管蔓延出迷宮般的櫻桃紅。對我而言,他是薄荷糖王國裡爛漫的小王子,羽佩所及,碧空如洗。」(四)

➤➤➤尋覓(三)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