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中華隊第1金 舉重郭婞淳抓舉破奧運紀錄

台新增「高端疫苗」意願登記 AZ和莫德納暫不混打

尋覓(三)

驟減的光源升級了視覺戒備,目光掃過書架上種類繁多的心理學讀物、寫字檯上倒扣的《夢的解析》、牆角裡一落半人高的舊雜誌,最上面一本,標題是──《音像世界》!暗語解鎖密室裡中性偏冷的狂野,世界就此暫停。喉嚨緊繃,嚥不下膠狀的氧氣,我像荒漠中探測到水源的掘井人,挽袖跪坐,投入開採,逐字逐句,挑出涉及MJ的期號,哪怕他的名字只現身一次。

從正午到傍晚,我忘了揉麻木的腳趾、酸澀的眼睛,只為惡補他改寫的流行樂史。我為什麼沒早點知道他?我有限的生命,我與他生命難得重合的更有限的生命,被我荒廢了多少?臨走時,父母頗費周折找到我,怪我不懂開燈保護視力。我不接周叔叔的壓歲錢,雙手握固,一字一頓說:我只要這些雜誌。

從不缺環環相扣的理由,我有優渥的倔強來寄養驕傲。倘若飢不擇食,任何印刷品都逃不出我大腦高速運轉的關鍵字搜索機制,就算最渺茫的區域,比如,古色古香的中國書店,隨便一個帶間隔號的人名翻譯,都能惹我亢奮。某次看望祖母,我瞥見桌角報紙露出半個粗體的「邁」字,條件反射抽出來,定睛一看──「邁向全民健康」(MJ在中國大陸譯名為「邁克爾‧傑克遜」)。祖母忍俊不禁:「你怎麼對《中國老年報》這麼感興趣?」

因為我在為MJ做剪報,憑我私家偵探般的洞察力,捕獲空氣中他的線索。原來情緒可以如此強烈地聚集在視網膜、鼓膜和聲帶,連思想也被麻醉成了情緒的傀儡,任喜怒哀樂的粒子們暫停、打散、重組,彈指迫降,造就天神克洛諾斯無法用時空操縱的氣場。它們龍行四海,見證四海潮生,它們叱吒風雲,叩拜風雲人物。

早期的《當代歌壇》雜誌附贈一本三十二開的海外樂壇近況報導,其中多半內容關乎日韓,剩餘來自歐美。為了歐美篇幅中可能出現與MJ沾邊的隻言片語,我期期不落地購買。月初臨近,途經信報亭,我開啟視神經中樞的全頻雷達探測器,從上到下、從左到右,實行高分辨率掃描。一旦定格目標,便是一個箭步,一把抄起,一頁頁翻看,每翻一頁,堪比刮獎的興奮嚴重滯後了報攤主埋怨我尸位素餐帶來的羞愧,奈何我屢教不改,乾脆另起爐灶,投奔全年訂閱。

去宣武公園的路上,我瞄到街邊小賣部裡整牆的明星照,腳下一偏,閃身踏入。不出幾秒,搜出MJ拍攝Bad MV的劇照。我裝模做樣扯了幾張其他藝人的,再摘下MJ的,混在一起付款。店主和我搭話,我聽不清她說什麼,耳朵裡馳騁著匹敵倒數開考鈴聲時的心跳。它越來越密集,越來越響亮,催促我在洩密前,趕快逃離現場。

王府井FAB音像店裡,嘈雜中忽隱忽現的節奏主宰著我的腿腳,把我牽到人群裡三層、外三層包圍的大銀幕前──Black or White。

「這是MJ的歌嗎?」有個聲音問。

「是!」四周高高低低的面孔齊刷刷轉向我。不敢相信是自己接的話,還以如此高的分貝。我血湧前額、雙腿綿軟,直直盯著影片畫面,避開拋來的目光,彷彿這個「是」字,消耗掉我過半的元氣。

與百結參加市區繪畫比賽,一路討論HIStory: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Book I,感慨除MJ外,還有誰能一氣呵成唱下來Earth Song裡一百多個C5高音;猜想如果Stranger in Moscow的MV處理成做舊的、卡通的、晶格化的、油畫紋理的,效果會怎樣。

我給他講Little Susie取材於真實悲劇:Susie的母親吸毒成癮,父親患病入院,姊姊車禍身亡,祖父對她長期施虐。最終,她被入室搶劫的歹徒殘害。「看在上帝的分上,看在她動聽歌喉的分上,看在有人想感受她絕望的分上,當意識到憧憬破滅、此生將逝,你呼號,卻無人聽到……一個人經得起多少祈願的回絕……致命的漠視像靈魂中的匕首」,翻譯歌詞的時候,我幾度停頓,總算忍住淚水。軒簷下控訴的風鈴、燈影中密謀的浮塵、花叢中蟄伏的怨恨……MJ,傾聽靈魂的聖者,我們只能看到美麗,而他能看破醜惡,看到豐饒後的貧瘠、巍峨下的深淵,並且無所畏懼,替弱勢發聲。

百結安慰我別哭:「只有MJ能寫出這樣淒美的歌……願Susie安息。」

與百結分享我對MJ的珍藏,我珍藏對百結的遐想。有次我纏著周叔叔講故事,他面露難色地說,故事基本都是憂傷的,因為快樂可以獨享,憂傷才需要分享。

我不同意,說不能被分享的快樂不是真正的快樂,不能被分享的憂傷,才是真正的憂傷。

他一愣,說:你這麼小,懂得還不少。(三)

➤➤➤尋覓(二)

中國 車禍 重組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