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股指跌勢難止 史指逼近熊市

熱浪來襲 紐約市周末飆90度高溫

陌生地(二○)

但另一方面,身體湧現的恐懼和厭惡感,讓她想要尖叫逃離。

艾諾戴著口罩的臉跟她如此貼近,顯得非常怪異。難道人可以戴著口罩做愛?為什麼不能呢?多少人跟不愛的人做愛,心裡幻想著別人,喘氣和呻吟,都不是為了貼在身上的這個人,不也是戴著面具做愛?

她感覺這並不是她原本喜歡而現在無感的人,這個正在喘著氣撫摸她的人,根本就是個陌生人,一個粗暴的陌生人。

5

半夜,或是清晨。一個男人在嚎叫,可怖的叫聲像矛一般刺進耳朵。

她翻身坐起,掀開窗簾,天還未亮,但也不是全黑。每個窗戶都是漆黑的,但誰能不被叫醒呢?靜夜放大了哪怕只是一點點聲響。她在夜裡都輕著腳步走路,生怕別人留意到她的存在。

一扇窗猛然往上拉開,一個人頭探出來,這是那個曾在深夜裡跟她一起亮燈的人。她和他彷彿是隔離區僅有的兩個活人。這時,那人突然發出如獸的叫聲,淒厲絕望。她想到孟克有名的畫作〈吶喊〉,黑衣人掩耳尖叫,陷入極大的恐懼,但他本身就是骷髏。

她把窗戶往上推開一點,再一點,直到頭可以探出去,想出聲安慰:噓、噓,好的、好的……她不知道能說什麼,但那人需要被聽到。

有一些聲響從遠而近,幾個黑影子快速靠近,消失在樓道……那房間的燈亮了,她剛來得及看到窗前那人的輪廓,下一秒鐘他已經撲跌出窗,落地一聲悶響。一個大漢子探頭,往下看,然後往她的方向看。她不可能被看到,但嚇得腦裡一片空白。

一會兒幾個人影到了底樓空地,開始拖動一個重物。現在,那已是不會發出任何聲音的物件了。(二○)

➤➤➤陌生地(一九)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