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3285萬人確診 46.6%民眾已打1針

傳佛州準備引渡川普程序 若州長拒絕…恐成最大逃亡案

娓娓(一一)

交給我了,放心吧!他戴上鴨舌帽,騎著單車,飛奔而去。高中部重點班的學生都會在周日額外補半天的課,阿明等在校門口,中午放學時,學生們陸陸續續從校門裡走出來。

見到夏啟威後,他蹬上單車,慢慢悠悠地跟在夏啟威的後面。等到他拐進一條沒有多少同學同路的小巷裡,阿明騎著車,從他的身邊擦身而過,把那封信塞進了他的領子裡。夏啟威嚇了一跳。等到他把信從領子裡取出來,再抬頭看送信人時,阿明早就沒影了。

我無法想像夏啟威看到那封信後的表情。我不知道這封信以後,夏啟威是否真的能夠如莫菲所說的那樣,放棄藍彩恩。整整一個下午,我都坐立難安。好幾次,如果不是莫菲提醒,我都差點給客人找錯了錢。

阿明回來以後,向我們報告說一切順利。莫菲問他夏啟威看了信以後,是什麼反應。阿明撓撓頭說,他把信塞給他以後就離開了,沒來得及看他的反應。

莫菲說:謝啦!回頭我讓我哥請你吃羊肉串。

阿明走後,莫菲說:你說夏啟威會不會現在就去了藍彩恩家,去印證信裡的內容?她眼珠子一轉,你說:咱們要不要也去看看?

我搖搖頭。完成一件驚心動魄大事後的疲倦已經找上了我。我昏昏沉沉,覺得自己隨時都會睡著。

好不容易挨到我媽進貨回來,我們吃過晚飯,然後我回到屋裡睡覺。躺在床上,我卻翻來覆去無法入睡。我的思緒像不受控制的小獸一樣四處亂撞。我滿頭大汗。也不知道是在半夢半醒間徘徊了多久,我終於陷入一片黑暗裡。那裡有個聲音控訴我:你是個卑鄙小人,你無法正面迎戰,卻在背後使陰謀詭計。(一一)

➤➤➤娓娓(一○)

上一則

流芳的傳承

下一則

意義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