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科州婦2次手術要30萬 法官打消:醫療收費愈來愈浮濫

急尋/22歲華人留學生高嘉雯失聯1周 並未上機到舊金山

娓娓(八)

我的心裡充滿了怨恨和疑問。藍彩恩是什麼時候認識夏啟威的,又怎麼會和夏啟威在一起?我想起藍彩恩無論何時何地,都看似波瀾不驚的漂亮微笑,我覺得,這麼長時間以來,我和莫菲都太小瞧她了。

舅媽帶著她離開我家後,那些討債的也不再來家裡搗亂了。一點一點的,我家的小賣店又恢復了以前的樣子。有一次吃飯的時候,我媽看似無意地問我:你們在學校裡,都好吧?我知道她說的是我和藍彩恩。

我說:基本上不說話。

我媽說:大人之間的事,別影響了你們小孩。你們兩個,該怎麼樣還怎麼樣。

說話的時候,她一直垂著眼皮,不敢看我。不知道她想起藍彩恩,是不是又心軟起來,覺得自己把她們母女趕出去,是在欺負人。

那個時候舅媽在城西的棚戶區裡租了一間屋子,那一片魚龍混雜,是大人們警告自己家孩子,無論如何也不能去的地方。舅媽在做什麼沒人知道,只是她還是會去打牌。

藍彩恩瘦了不少,也一直穿著同一件外套來上學,但是總是洗得很乾淨。只是洗得次數多了,難免變形走樣,袖口薄得快成透明。這樣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反而讓她有了一種落難灰姑娘的氣質。

我知道她和夏啟威一直在偷偷地見面。夏啟威的愛慕如同和煦的陽光,照亮她、溫暖她。即使她穿著舊衣服,也依舊難掩光芒。

「你的故事裡,一直都有夏啟威這個人,他是怎麼出現在你的生活裡的?」是王晝的聲音。

夏啟威上高一,他大我兩歲,是重點班的學生。他學習很好,是年級前十名。(八)

➤➤➤娓娓(七)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