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德州小學血案生還者:槍聲不斷 全班沒人敢尖叫

國殤日烤肉季 牛雞價創新高 熱狗、漢堡包、番茄醬也漲

娓娓(七)

不得不說,送夏啟威隨身聽真是個絕妙的點子。因為那個隨身聽,他後來確實每天都在用。我幻想著自己的臉會在他的手指每次輕觸隨身聽的時候,浮現在他的眼前,並為這種幻想深深地陶醉。

我想他是明白我對他的心意的。他雖然什麼也沒說,可是,來日方長。只要他一直在我身邊,讓我每天都能見到他,那樣,就夠了。

一個月後的一天,莫菲急匆匆地跑來,說阿明告訴她,他看到夏啟威的單車後面還坐著一個女孩,兩個人往橋南的河堤那去了。阿明是莫菲哥哥莫剛的哥兒們,經常去莫菲他們家,和我也很熟。

莫菲聽到這個消息,就騎著自行車奔過來找我。我一聽,也覺得情況緊急。於是我跳上莫菲的自行車後座,莫菲一路在風裡朝著橋南狂蹬。

我們沿著河堤找了很久,終於看到了夏啟威。他和一個女孩並排坐在河堤旁的長椅上,一人耳朵裡塞著一只耳機。聽到一半,他還假裝伸了一個懶腰,把胳膊繞到那女孩的身後。最後,他的胳膊摟住了那個女孩的肩膀。

我和莫菲躲在路邊的樹叢裡,誰都沒有說話。我的心在不斷地下沉。我們倆都覺得那女孩看起來眼熟,可就是看不清楚她的臉。

後來莫菲抓起一個石頭,扔到了他們身後。受了驚嚇的他們迅速地轉過頭來。這下,我和莫菲都驚呆了。那女孩不是別人,正是我的表妹,藍彩恩。

他們兩個沒有發現躲在樹叢後面的我和莫菲,又轉過身去繼續聽歌了。那個莫菲替我墊錢買來送給夏啟威的隨身聽,此時此刻正被藍彩恩握在手裡。我咬緊嘴唇,心如刀絞。

回去的一路上,我坐在自行車的後座上,不停地掉眼淚。莫菲也洩了氣似地把車蹬得很慢。(七)

➤➤➤娓娓(六)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