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川普認了 親口說「沒有贏」總統大選 考慮2024再戰

最高法院「歐記健保」判決 哪4方面切身影響民眾?

血脈(全文完)

這種把戲演多了,就沒人信了。漸漸的,因為那些事情,方圓十公里之內,十到二十歲之間的男孩幾乎都認識他,男孩的家長們也因此對他有所耳聞。米亞走在路上,不時聽到「納多」這個名字被人提及,好像是在傳播一個不切實際的消息。

有一次,米亞居然從井台邊打水的老嫗口中,聽到「納多」這個名字。她正在和邊上另一位浣洗衣物的老嫗,交流關於她孫子的消息。那個名字就夾在那裡面,被她們一再提及。

納多在外面待的時間越久,被人提及的次數就越多。有時候,米亞的心頭甚至會產生一種莫名其妙的自豪感,好像納多是一個多麼了不起的人物,他所做的事遲早有一天會引起人們的讚賞和共鳴。他是如此與眾不同,小小年紀就可以在外面立足,不僅有自己的朋友,還有人給他過生日,這是多少躲在家庭餘蔭庇護下的孩子所夢寐以求的。

但在人前,她從不提及納多的存在,她假裝自己沒有任何兄弟姊妹。當別人興高采烈地訴說此類話題,她便轉過頭去,或乾脆緘默不語。但她無時無刻不在比較,拿別人的哥哥與納多做比較。與生俱來的羞恥感,讓她把這一切只默默地藏在心底。她對納多曾擁有過的期待連自己都感到吃驚,那是他們共同的父母大概都沒有過的。

很多年後,她租住在城市的公寓樓裡。有一天納多打來電話時,她並不在場。她們告訴她,有個自稱是她哥哥的人,找她有事。

──你哪來的哥哥?怎麼從來沒有聽你說起過啊!

──是不是騙子打來的?

室友的詰問讓她惶恐,好似被連根拔起。一個隱祕的世界被掀開,往事歷歷,正順著電話線遊走而來。(全文完)

➤➤➤血脈(八)

庇護

上一則

鶼鰈情深

下一則

梅花不見了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