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市長選舉合縱連橫? 楊安澤、賈西亞聯袂競選 周末衝刺同拜票

道瓊重挫逾500點 Fed預告政策轉彎 賣壓或許尚未結束

血脈(八)

他中等身材、四肢強壯,膚色深黝而富有光澤,那對機靈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屬於他們家族的經典遺傳產物──那一刻正全神貫注地凝視著那個侃侃而談的人,好像此人的言行舉止中,隱藏著他所渴求的一切。

眼前的納多不再是那個打碎鐵鍋和玻璃窗戶、偷家裡錢、把她的書本扔進陰溝裡的人。這個納多充滿生機,有一副強壯的體魄,隨時準備著做出驚天動地之舉。她還沒有從那種震動中緩過神來,納多已經發現她了。他機警的眼睛一下子瞥見她的身影,馬上逃走了。

隨之出現的是記憶中納多的形象,他陰沉著臉,一言不發,向著黃昏的黑樹林裡走去。

他更加放縱自己,也更為肆無忌憚了,但不再打架,那只血跡斑斑的沙袋被棄置一旁。穿黑色健美褲的女孩來過家裡一次,納多把她送的禮物,那只棕色絨毛熊一把扔到窗外,差點滾進陰溝裡。女孩抱著棕熊,哭著離開了。另一個染黃頭髮的女孩取代了她,在家裡進進出出一段時間後,很快也就不再來了。

他對那些女孩都不算好,但也沒有打過她們。一開始,他只是胡亂表現出對她們的興趣和熱情,那張清俊的臉蛋讓他在這方面占盡優勢。女孩們在不知底細的情況下,很快接受了他,準備和他友好相處;有幾個甚至被他迷住,要與他朝夕相處。

這時候,他便緊張了,或許是感到害怕了。他壓根兒沒想過,要和一個異性發展成家人那樣的關係。他開始變得冷漠,謊話連篇。為了不讓那些人來找他,他什麼話都說,什麼辦法都用上了。

當一段時間過後,他或許是感到了無聊,又開始試探性地找那些女孩說話,開始故伎重演。(八)

➤➤➤血脈(七)

上一則

台藝術家舊金山展出「希望」 呼應反歧視聲浪

下一則

葡萄酒達人林裕森 返璞歸真的自然派理想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