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韓領袖峰會 宣誓建立全球全面戰略同盟關係

中國智庫預期 俄烏衝突將導致全球經濟陷入新冷戰

血脈(七)

半夜三更回家,呼朋引伴,大擺宴席。每兩天玩壞一副撲克牌,喝可樂、抽菸。房間裡高朋滿座、煙霧繚繞,宛如仙境。他一會兒出現,一會兒消失。他身在那個混亂不堪的世界,卻悠然自得,視一切規則和秩序宛如擺設。

米亞搞不明白的是,為什麼自己不能去過那樣的生活。既然大家都是這麼過來的,既然總有一天所有這一切都要灰飛煙滅,她就應該放下一切,盡情享受,或者像她的父母那樣一走了之。

其實,她對他還抱有希望。顯然,這毫無意義,也不可能辦到。都是那種叫血緣的東西在作怪。如果一個人不是由一對男女生養下來,也沒有兄弟姊妹,他的人生或許會容易一些。

有一天,米亞在鎮上文具店門口看見納多,他正和一個女孩站在邊上的檯球室門口。兩人與另一個年紀相仿的男孩圍成一圈,後者正眉飛色舞地說著什麼。納多駐足聆聽,神情專注,嘴角微微露出笑意。那個穿著粉色馬海毛上衣、黑色健美褲的女孩,不僅身子傾斜著靠在納多身上,還將全部注意力投注在他身上,好像那是自己唯一的倚靠。

通過女孩的目光,米亞看到了納多。那一刻,米亞看到的是一個與平日完全不同的納多。他沒有陰沉著臉,也沒有流露出殘忍的、氣呼呼的表情,甚至沒有顯示出好吃懶做的本性,他甚至向一個同齡人表現出一種頗富教養的、接近神祕的笑容。那個笑容裡似乎隱藏著她從未留意過的東西,這一切都讓她感到荒唐、難以置信。

之前,米亞從來沒有留意過納多的穿著。可那天,她仔仔細細地看了,納多穿著藏青色夾克衫、淡藍色牛仔褲、白色旅遊鞋,髮型是當時頗為流行的中分頭,髮絲像鋼針,硬而發亮,大概上了定型慕絲。(七)

➤➤➤血脈(六)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