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西班牙特赦加獨領袖 輿論譁然萬人抗議

港大研究:科興疫苗抗體過低 接種者難通過測試

鯨第一次呼吸(一)

可樂王/圖
可樂王/圖

母鯨生產時會快速游動,有時還會躍出水面,反覆數次後,幼鯨便出生了,鯨一胎通常只生一個寶寶。鯨是靠肺呼吸,雖然在水中生活,但沒有鰓,所以鯨寶寶出生後要盡快浮出水面,才能呼吸第一口空氣。鯨寶寶如果無法靠自己完成,母鯨會用尾鰭將寶寶托出水面,讓幼鯨呼吸。

翔熙在電視上看到《奧妙的自然》播出這一段畫面時,奶奶正在給他煎蛋餅當早餐,他腦裡浮現剛出生的鯨寶寶。沒法浮出水面的幼鯨說不定會淹死,相較之下,人類的第一口呼吸要容易多了,只需要放聲大哭,那些不肯自己哭的,便會挨打。

鯨的乳房

他想起六個月前,也是在吃早餐時,不過不是在家裡,是在早餐店,他看到報紙上的報導:母鯨肚子下面有兩個乳房,幼鯨餓了,會用嘴摩擦媽媽的乳房,母鯨會將乳汁噴進幼鯨的嘴裡。兩個乳房?所以鯨和人類一樣,是兩個乳頭,而不是像貓或狗那樣,有多個乳頭。

那時他還有工作,周六上午在住處樓下的早餐店。蛋餅送來了,他在上面澆了一點辣醬,用筷子夾起蛋餅時,他發現老闆忘了在蛋餅裡包德式香腸,所以他待會兒付錢時,要記得沒有德式香腸的蛋餅少十元。

那時他陷於焦慮已經一個星期了,其實這座島上的許多人陷於焦慮比他更久,如果他們知道接下來的發展,他們會發現當時的焦慮完全沒有必要,只是既然沒法知道,也就只能任焦慮持續。其他人的焦慮對翔熙沒有直接影響,但是翔熙奶奶的焦慮有。

翔熙小學一年級時離婚兩年的父母分別再婚,於是他被送去了奶奶家。他是前一次婚姻的衍生物,在兩段新關係中都是多出來的。他們分別又生下弟弟、妹妹,大家很少想起他。

和奶奶一起生活原也不算差,但是奶奶年紀大了,在異地工作的他無力接奶奶來一起生活,他的父親又因為妻子和奶奶有嫌隙,鮮少往來。奶奶幾乎可算是獨居老人,令他壓力倍增。

新的焦慮起因是選舉,這又是人類搞出來另一項讓人困擾到幾乎喘不過氣的麻煩。選舉前他出了一趟差,忘了買回家投票的機票,於是他想這回就不投票了。對奶奶而言,不回家投票,一方面讓她憂慮她支持的候選人會不會因此落選,為什麼別人都盡責地回來投票,連旅居國外的人都回來了,而他只要搭一小時飛機即可返鄉,卻如此缺乏社會責任,沒有投下這重要的一票。另一方面則是他沒回家投票,也意味著他沒回家陪奶奶。奶奶經常告訴他,誰誰誰天天和家人住一起,誰誰誰的孩子為了照顧他,特意換了工作。

翔熙吃著蛋餅,暗度怎麼做能減少一點負疚感?買些營養品寄回去?或者面膜?七十幾歲的奶奶也是愛漂亮的,上次他回家,奶奶還抱怨臉上的老人斑愈來愈明顯,島上日照強,想要白皙無斑真的很難。和世上許多無解的事一樣,企圖扭轉只是徒增困擾。

從早餐店出來,巷弄裡許多正要前往投票所投票的人從他身邊經過,他覺得自己背叛了大家,幾乎無地自容。他怎麼會忘了訂票,也許是他錯估了別人的責任心。但一切都來不及了,五個小時後,投票就結束了,他還在戶籍地數百公里外瞎晃蕩。

他安慰自己,等開完票,只要奶奶支持的候選人當選了,他的焦慮就可以放下了,可是萬一要是沒當選呢?且這並不是萬一,此次選情是五五波啊!五五波是最後這幾日的情勢,一個多月前,奶奶支持的候選人民調遠遠超前,所以他才會漫不經心忘了訂票。誰曉得情勢突然翻轉,這座島上什麼事都說不準。

因為愧疚,他有時忍不住希望,同父異母的弟弟、妹妹能為奶奶盡點心。但是父親再婚後與家裡來往不多,繼母基本上是不回來,弟弟、妹妹也就難有如人意的表現。

翔熙不願意承認,他滯留異地還有一個原因,而這個原因令他更加內疚。(一)

投票 民調 獨居老人

下一則

登春晚8分鐘暴紅 劉謙魔術耍出北京億萬豪宅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