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排名第一高中改變錄取方式 亞裔新生從7成降至5成

佛州大樓坍塌 巴拉圭第一夫人姊姊全家皆失聯

血脈(六)

多年後,米亞無意間從母親口中,聽到納多的抱怨。他說自己接受的教育太少,這個家裡的人把所有的錢,都給那個女孩交學費了,他不僅什麼也沒得到,他們還像防小偷一樣防著他。他做所有這些就是為了報復這個家裡的人,讓他們損失錢財,讓他們後悔當初沒好好培養他,任他退學。

那一刻,她不免感到錯愕。她很難想像,納多說那些話時的心情。在此之前,她以為他粗枝大葉,根本不會在意這些。

時間再次回到十年前的那個初夏,納多還在醫院裡做陪護。為了伺候那個男孩,他已經二十幾天沒回家了。某個周末,米亞像往常那樣從學校回到家中,奶奶告訴她納多回來了。他的問題解決了,那個人決定不再告他。他歡天喜地回來了,這會兒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呢。

說完這些,奶奶似笑非笑地望著她,好像在等待她的反應。米亞疲倦地搖了搖頭,什麼也說不出來。她不明白為什麼一個人都那樣了,還如此鎮定自若,好像一切都無所謂,什麼都能接受。之前,他們以為等來了黎明,沒想到仍然是黑夜,永無止境的黑夜。

那是黃昏,米亞躺到床上,聽著隔壁房間裡納多的呼嚕聲,好像回到很久以前的某個黃昏。這麼多年過去,枝上樹葉一年年往下掉,下雪的日子卻越來越少。她對這樣的等待實在厭倦透了。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她下定了離開的決心。她不想將命運與別人綑綁在一起,哪怕是以血緣的名義,那暗乎乎的血管裡流淌的東西實在讓她恐懼。

納多又恢復了從前的日子,依然日夜顛倒,不事生產。(六)

➤➤➤血脈(五)

教育

下一則

從癌症畢業 邰肇玫:我真心覺得自己會好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