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54.6%成人完全接種疫苗

台新冠增18死、本土確診167例 陳時中:雙北穩定

娓娓(三)

藍彩恩繼承了這兩個人的優點,美,卻不張揚。而且這美後勁十足,能讓人一直追尋下去,直到身陷其中,覓出更多的美來。

她入學的第一天,是我陪她去的。她進入教室以前,我就想到了也許會有很多男生迷戀上她。所以對於課間好幾個男孩圍住她問這問那的情形,我一點也不吃驚。也許是圍著她的男生太多,一個小個子的男孩擠不進去,所以乾脆另闢蹊徑地過來問我:藍彩恩真的是你的表妹啊?

我點點頭。

那她和你住在一起?

我說是啊。那男孩好像還想問些什麼,可一下子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撓撓頭,離開了。一天以後,他在我們放學回家的胡同裡攔住了藍彩恩,把一封信塞給了她。

藍彩恩收下了那封信,是一個淡藍色的、看起來很精緻的信封。可後來我倒垃圾的時候,在垃圾桶裡看到了那封信。她連信封都沒有撕開,就直接揉成一團,扔掉了。那一瞬間,我有點佩服起她來。我從未在人生地不熟的新環境裡被男生強行攔住,然後被迫收下一封蠻橫的情書。即使那樣的事真的在我的身上發生,我也一定不會如藍彩恩一般淡定。

吃飯的時候,舅媽問起了在新學校裡過得怎麼樣,藍彩恩的臉上並沒有絲毫的慌亂。她氣定神閒地說:挺好的,教數學的石老師不愧是教研組組長,水平比我以前學校裡的老師好多了。

舅媽高興地給她的碗裡夾了一筷子土豆絲,那就好好學。她笑著看了一眼我媽,又把蒜苔炒肉往我的面前推了推。別辜負了你姑姑的一番心血。你能進這個學校,全都是託了你姑姑的福。

我抬起頭看著藍彩恩。她對著我淺笑了一下。她的笑容波瀾不驚,像是能包容一切。

藍彩恩出現之前,我一直和莫菲一同上下學。後來藍彩恩加入,不得已我們變成了三人行。在那之後,莫菲的話變得少了很多。她的臉上時不時會浮現出那種不是無話可說,而是有話卻不能說的無奈。

我隱約地感覺到,莫菲對藍彩恩有著某種敵意。這種敵意其實不難理解。莫菲從小就是假小子,上了中學也還一直留著短髮,走起路來殺氣騰騰,學校裡敢惹她的人幾乎沒有。上學期六班的王婷婷看她不順眼,在校外找了兩個混混找她的麻煩。她都沒有報出她哥和她爸的名字,而是把書包扔到一邊,用在路邊撿起半塊碎板磚和一個掃蕩腿扭轉了局勢。在她的眼裡,頗受男生歡迎卻又不屑一顧的藍彩恩也許是有種恃才傲物的清高,而她微笑著拒絕男生美意的樣子在莫菲的眼裡,也只是一種變相的矯揉造作。

莫菲和我坐前後桌,有一天的自習課,她在後面捅了捅我的後背,我背過手去,她塞給了我一張紙條。我打開一看,上面寫著:放學的時候,咱倆走,別等她。

我自然明白她說的是什麼意思。我望向藍彩恩的方向,班主任石老師正俯下身來,給她講一道題。石老師平常很是嚴厲,就是表揚人的時候,臉上也沒有多少笑容,有同學去辦公室請教他問題,解答以前他通常會先責備你一番,埋怨你為什麼上課的時候不認真聽,連這麼簡單的題都不會做。而現在,他卻帶著大大的笑容,口氣那麼溫柔。周圍的很多同學都覺察到了,紛紛偷偷地側目,然後交換眼神。

一股無名之火突然在我的心底升騰。我在那張紙條上寫:好,提前收拾好書包,下課鈴一響,咱們馬上從後門走。我把紙條塞回給莫菲。

莫菲和我分別坐在倒數第二和倒數第三排的位置上,放學鈴聲一響,我和莫菲就拽起書包,頭也不回地從後門衝了出去。我沒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莫菲家。莫菲家離我家就只有半站路,我用莫菲家的電話給我媽打了一個電話,我說我要和莫菲一起做功課,晚點再回家。不等我媽說什麼,我就掛了電話。

第二天,我和莫菲依舊沒等她。接連幾次之後,藍彩恩似乎是明白了我們的意思,放學的時候不緊不慢,不趕著追上我們,也不在乎我們是否在等她,而是自己回家。我們一前一後地進家門,中間不會相差五分鐘。我們倆誰都沒有在我媽或者是舅媽面前說破這件事,只是心照不宣。

在學校裡,她也從來沒有刻意迴避我和莫菲,好像這件事從來沒有發生過,一切都還和從前一樣。莫菲和我本以為她會傷心難過,或者乾脆跑過來問我們,為什麼不再願意和她放學一同走了,可她卻沒有。(三)

➤➤➤娓娓(二)

上一則

席娜

下一則

路易十四將成「Louis 14」?法博物館簡化文字挨轟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