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直播/中國神舟12號發射 3太空人升空

捍衛全球最低稅率 葉倫:不會給中國任何特殊待遇

血脈(五)

據說那個地方真不是人待的。從那裡出來的人,都不願意提及裡面的事。

那個被打男孩的舅舅就是警察。他哪裡知道,這一次他碰上的是警察的外甥。他把他弄破相了,本來只是想嚇唬、嚇唬他的。沒錯,他們都在場,但那一拳是他打下去的,對方看得清清楚楚。他逃不掉的。

這一次,他真的慌了。

──他們能感覺到,要錢時他的那個眼神,和以往都不一樣。米亞的奶奶說,天可憐見的,從來沒有見過他那個樣子!

像經霜的茄子,一下子蔫掉了。

不知道為什麼,每次想起那個場景、想起納多戰戰兢兢地跑到醫院裡去伺候那個人的場景,米亞就想笑。她對他的恐懼嗤之以鼻,也不認為這是轉好的信號。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有時候,她甚至想,他為什麼那麼害怕被關到裡面去,像他這樣的人實在不應該害怕這個啊!當初從學校裡被逐出來,不是更可怕嗎?家和學校之外的地方,不是更讓人感到恐懼嗎?

十年之後,米亞大學畢業,租住在城市的公寓房裡。夏日午後的雷陣雨總不期而至,她站在辦公室的玻璃窗前,看著外面狂風驟雨橫掃而來,想起租房頂樓曬台上的衣物,黯然神傷。再沒有人幫她收衣服了。她是一個人了,離開家庭、離開集體,一個人隱身在人群中,如果不吭聲,沒有人知道她在哪裡,她與這個世界的聯繫,很容易說斷就斷了。

難道納多就沒有那種感覺嗎?他不斷從家裡逃出去,又不斷回來,到底想達成什麼目的?做為家人,她一點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比對書中人物的了解還要少。(五)

➤➤➤血脈(四)

警察

上一則

莎翁今夏返中央公園 外百老匯4月回歸

下一則

傳奇女牛仔史詩級藝術收藏 紐約5月開拍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