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台本土確診增129例、6死 新北54例最多

專訪美資深官員:美台關係強健 美中關係競爭

血脈(四)

她熟悉那種味道,還在襁褓之中,父親就在筷子上蘸一點,放在她的舌尖上,辣得她直皺眉頭。她不喜歡喝酒,但對酒桌上的氣氛實在著迷。

那是罕見的一家人其樂融融的時刻。每當那種時刻,一貫嚴肅拘謹的奶奶總愛說點玩笑話,說米亞以後當新娘子時,肯定要喝酒的,不如現在先喝起來。奶奶有時候還嚇唬她,說要把她嫁得遠遠的,嫁給一個外國人,讓她再也回不了家。

那時候,父母親還在家,納多還是懵懂少年,爺爺、奶奶的身體都還硬朗,一切都還沒有變得更壞。

現在,過了這麼多年戰戰兢兢的日子後,轉機要來了。誰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那種事,他失手將一個人打傷了。他嚇得不輕,以為自己完了。為了拿到錢,他忍著炎熱、疲累和蚊蟲叮咬,割了三天稻子。最後,他們心疼了,幫著他一起割完。

本質上,他並不是一個壞人,只是這幾年,交往的人太多,被帶壞了。再說家裡沒有一個大人能震住他。納多的父親是他們的獨養兒子,四十歲那年才生下他,從小體弱多病。幸虧家裡沒有別的孩子,所有的保障都給了他,才勉強活下來。等他自己有了納多,等到納多第一次和人打架,他居然說,小孩之間的事情大人不要管,最好讓他們自己解決,還說書上都這麼寫的。

後來,納多在學校裡把一個男孩的門牙打斷,對方家長氣勢洶洶地找上門來,賠了一筆錢。這時候,他們急了,想管,卻已經管不了了。

現在好了,這個不服管的人終於知道害怕了。他害怕進到那裡面去,他的舅舅就在那裡面待過。這個村莊裡,至今仍有人還在那裡面待著。(四)

➤➤➤血脈(三)

下一則

世界最大油畫「人類的旅程」 拍賣所得6200萬美元全捐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