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白宮考慮「拜習會」 10月G20會議為可能時機

台灣長者27猝死 接種AZ疫苗打氣驟降

陌生地(六)

有些窗戶有窗簾,窗簾被風拂動,是唯一的生活跡象。一個穿深藍制服、身材魁梧的禿子走來,抽著菸,站在樓之間的狹長空地,抬頭兩邊看看,樣子很神氣。這是保護我們的人嗎?這是監控我們的人嗎?艾諾說如果她走出去,他們會知道的,他們是誰?是這個人,或是一群穿制服的人?斜對面五樓窗口有個人影,也像她這樣,頭抵著窗向外看。如果不是那個穿制服的人在那裡,她可能會對他招手,雖然她向來不夠熱情,對陌生人懷著戒心。

那群剛說了再見的工作夥伴們,如果聽說她的窘境,會怎麼反應呢?他們從未謀面,只是在線上會議室一個個小窗口,露出半身影像,用各種口音的英文流暢地溝通,背景是書房或是虛擬的星空。在幾個月的合作裡,蒙特婁的文生給她的回應特別熱情,如果他私下寫電郵來,她不會意外。

她想像自己對他怎麼描述這段經歷,詼諧自嘲,夾雜幾句法文、幾個掩面而笑的誇張表情。他們的關係還不足以分享恐懼。

幾天前還依依祝福道別,現在這群人像是從未存在過,完全的陌生。線上,有人說雲端,更虛無縹緲了,每個人立在一朵雲上。原本可以筋斗雲一踩遊遍四海八荒,網路一斷,就只能困守一朵雲。

她弄濕毛巾,擦了擦身。沒有熱水,幸好是夏天,她坐著不動也微微出汗。她等待艾諾來,帶給她外面的消息、食物和熱情。

跟艾諾在巴黎的最後一夜,艾諾眼中閃著淚光,那晶瑩的微光把她溫柔包覆。他告解似地說起自家事。父親是個酒鬼,母親在生第五個孩子時難產死了。姊姊當老師,因為一隻眼睛半瞎,一直沒結婚。妹妹嫁到了另一個島,生了三個孩子,有兩個夭折了,他很少去看望姊妹們。(六)

➤➤➤陌生地(五)

雲端

下一則

傳奇女牛仔史詩級藝術收藏 紐約5月開拍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