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新冠不太可能更致命突變 AZ疫苗女爵:只會變感冒

川普周末喬州募款 貴賓席門票起價1500元

小武上學(全文完)

她想明天去買一個鏡框,將這張曬經石框起來掛在牆上。人生有許多必經之路,每個人的生活中,其實都有一塊曬經石吧!

有一天下雨,店裡生意慘淡,一團團霧氣在冰櫃上形成一層薄霧。郁歡沒事幹,就在薄霧上練書法,寫得正興起,這一張雨傘擋在門口,看不清雨傘下的人。

那人收了傘,一跛一拐地進來,郁歡才看清楚,竟是布朗夫人的兒子小布朗。小布朗買了一盒菸,是布朗夫人以前買的那一種。

郁歡就問他:布朗夫人還好嗎?

小布朗嘆一口氣,說母親已經去世了。郁歡連忙說:真是遺憾。

小布朗說,已經過世好幾個月了。

郁歡說:是什麼病?希望她沒有太多痛苦。

小布朗說:不是生病,是我姊姊愛麗絲把她推下去的。愛麗絲想跟母親要錢買酒,她本來已經喝醉了。你也許知道,愛麗絲精神不太好。她離婚之後,就同母親生活在一起,酗酒成性,母親一直很寵愛她。但那天母親確實是沒有錢了,然後愛麗絲就把母親推下台階,我們把她送到了醫院,但是太晚了,就這樣。

瑪麗亞與郁歡的友情保持了很多年,那時候她們以姊妹相稱,一直到瑪麗亞去世,郁歡去參加了瑪麗亞的葬禮。那時候她原諒了瑪麗亞的某些偏見,在瑪麗亞最後的那段日子裡,她的偏見常常是莫名其妙的。她總是談到危險,她對食物的恐懼越來越多,以至於她堅強的下巴越來越突出。

她們還會出去吃早餐,但瑪麗亞會沒完沒了詢問任何一種食物的成分,最終還是定義為危險食物。郁歡這時就會想起秦叔寶的話,秦叔寶一直認為瑪麗亞是一個神經質的女人,也許他是對的。(全文完)

➤➤➤小武上學(一四)

小布 書法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