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曾和周文偉一起當評審 調酒協會前理事長:他自視甚高

共和黨參議員初選 川普背書北卡、賓州候選人勝出

消失的秋天(三)

過了一小陣子,麗莎說要出去逛街,一逛就花掉很多錢。

「親愛的,我又需要加班了。」吉克說。

「為什麼?」麗莎露出吃驚的表情。

「支付我們的費用啊!我向你解釋過。」

「哦,對!你能不能換一份更高薪的工作呢?」

「我找過了,目前這就是最好的了。」吉克差點說:「你是不是要換一個更有錢的男友呢?」後來想想,順其自然吧!感覺兩人在一起的時間也不會太多了。

吉克和麗莎的生活一直在兩種狀態中交替著。一段時間,吉克會在麗莎的要求下少加班,多在家陪她。但是麗莎覺得在家無聊,要經常逛街購物,又要吉克陪她去度假。吉克說,這樣他不加班就不夠錢花了,只好又回到經常加班,把麗莎留在家中的狀態。

兩人的關係並沒有在大喊大叫或打架的情況下破裂,但是情感張力達到了一個關鍵點,終於到了分手的那一天。

麗莎問吉克:「你是不是不需要我?」

吉克誠懇地說:「我不需要你,但愛不是一種需要。」

麗莎走到吉克面前貼著他,拉著吉克的手說:「你是說你愛我嗎?」

吉克面對經常以嫵媚迷住他的麗莎,冷靜地說:「你是說你需要我而不愛我嗎?」

這是他們的最後一次談話,更確切地說,是最後一次對抗。

有時候,兩個人在一起是因為他們把對方放入了自己的幻想中,而分開時也是因為把對方放入幻想中。只是之前的幻想是自己喜歡的,後來的幻想是自己不喜歡的。

事實上,吉克和麗莎像無數的情侶及夫妻一樣,從未相識,只是在同一條路上相遇,給彼此編排自己人生故事的機會而已。

2004年秋天,吉克和一群相識與不相識的人去山中小住兩天,沿途順便摘蘋果。大約十人租了一個四個房間的木屋,爬山玩水看秋景。吉克正結束一段感情,只想到野外散散心,並不想積極參加到達後的活動。

他沒有跟一組人去探索樹林,也沒有隨另一組人去漂遊,決定自己到附近的小鎮上挑一家店吃午餐,然後開車隨便逛逛。

他沒有料到,本來是一個人的計畫,無形中卻成了兩人組。有一個叫波莉的女孩和他一樣,也正結束一段感情,也是只想到野外散散心,並不想積極參加到達後的活動。

大家分組離開木屋之後,只剩下吉克和波莉。波莉要求跟吉克同組。

「你想去哪兒嗎?我哪兒也不想去。」吉克聲明。

「那你這是要去哪裡?你不是要去開車嗎?」波莉看見吉克已經踏出門外。

「好吧!你要是沒意見,就上車吧!」吉克無從否認,帶著波莉,漫無目的開了一段路,非常消極地兜著風。

「找個有樹林的地方,停下來走走吧!」波莉建議。

「那前面就有。」吉克連忙把車靠在路邊,下車一看,不遠處有個牌子寫「打獵區」。

「哈哈!我們會不會被獵人打到啊?」波莉笑問。

「我們是獵物嗎?那也還沒進去打獵區。」吉克走在馬路邊緣,打算不往樹叢裡去。

「喂!聊聊嘛!」波莉在後面喊道。

「聊什麼?」吉克轉身走回來,放慢腳步走在波莉身邊。

「你看書嗎?可以聊聊書啊!我最近讀了《紅樓夢》,發現裡面所有的人物都精神有問題。」

「哈哈!本來就是。不過你是第一個這麼乾脆地向我指出這一點的人。」吉克突然對波莉產生了好感,覺得她貌似是個有趣的人。

「我真這麼認為,不是開玩笑的。」波莉很嚴肅。

「嗯,我相信你。」吉克嘆了口氣,開始往車的方向走,一邊說:「這裡沒什麼好看的。我們吃飯去吧!」

「好啊!你去哪兒,我跟著就是了。」波莉沒想到這一跟,就跟了好幾年。

他們來到附近的一個山區小鎮,兩人隨便在一家咖啡屋坐下,各點了一個三明治。

「你到底有沒有讀過《紅樓夢》啊?」波莉惦記著剛才的話題。(三)

➤➤➤消失的秋天(二)

咖啡 蘋果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