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道指本周跌3.5% 去年10月來最大

50萬份報紙反擊 港蘋果日報「七一抄家危機」

小武上學(一四)

並不是所有人都必須上大學或者當醫生。小武說,他說得老氣橫秋。

在靈魂上,說不定小武比她老。郁歡不只一次這樣想。

轉一年,小武升到了初中二年,人也開始長個,而且長出了淡淡的小鬍鬚,這讓做母親的郁歡又感動,又有點不願接受。那個在懷中貓一樣的小嬰兒,如今長成了一個生機勃勃的生命。這生命讓她回顧自己的青春,唏噓不已。

兩年的時間,小武從一個小孩變成了一個青少年。現在他長出喉結了,說話發出京劇小生一樣的聲音,性格也改變了很多,他不再喜歡跟郁歡一起上街。有一天他們下地鐵時,郁歡習慣地想拉他的手,卻沒有拉到,小武躲開了。這讓郁歡很失落。

當然還有更失落的事情,當郁歡認為重金屬音樂過於喧囂不能接受時,小武說:世界是我們的。

世界是小武他們的,他們開始走向人生舞台。而郁歡看到自己,開始從舞台上向後退,或者走下舞台,站在觀眾席上,給小武們鼓掌喝采。小武的骨胳開始硬起來,曬黑的臉上出現了自由奔放的表情。

有一天郁歡收拾東西,在抽屜裡看到一捲紙,是剛來時小武畫的《西遊記》。郁歡一頁頁翻,看到那些幼稚的畫,有一種豐富的喜悅。翻到最後一頁,卻是那張曬經石,郁歡將那曬經石舉起來,對著陽光看了很久,看那塊大石頭上面一捲捲經書,有些平攤著、有些捲曲著,是如此生動形象。幾個小人有蹲有站,都在忙碌。

郁歡想,經歷了這兩年的光景,小武如今終於習慣了英語法語,很少看《西遊記》了。他還記得這塊曬經石嗎?還記得那些被打過的妖精嗎?郁歡這樣想時有些感傷。(一四)

➤➤➤小武上學(一三)

地鐵

下一則

艾未未作品「中指指向天安門」 港國安法盯上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