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蔡英文會郭台銘.劉德音 有共識疫苗原廠製造直送台

1張圖看疫情:全美55.2%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消失的秋天(二)

贊巴諾粗暴冷漠,傑索米納柔和友善。傑索米納總想嘗試幸福,贊巴諾卻無動於衷。傑索米納結識了一個走鋼索、拉小提琴的小丑,曾告訴她連一個小石子都是有用處的,深深啟發了傑索米納。贊巴諾和小丑起了衝突,後來贊巴諾不小心殺了小丑,傑索米納崩潰後被贊巴諾拋棄,死在海邊的一個小鎮。結尾是贊巴諾倒在沙灘上飲泣的場景。

在蓓拉強力推薦下,吉克陪著蓓拉重看了一次《大路》。到了電影的最後一幕,蓓拉趴倒在床上連哭了十五分鐘,彷彿用盡整個身體的力氣,全身都在顫抖。

當時吉克不明白蓓拉的想法,也不能體會她的感受,只是抱著蓓拉由她痛哭,像等待一場風暴的結束,等她自己安靜下來。蓓拉坐起來之後,只是說了一句「沒事」。

二十年後,吉克終於找到了一些文字,來描述這部電影對於他的意義。雖然他仍然不知道這個故事對蓓拉意味著什麼,但他至少可以把自己的想法和情感表達出來。

贊巴諾的無知與盲目導致他對自己和他人的殘暴行為,不斷重複對美的無視與對愛的踐踏,持續地摧殘生命。

悲劇往往建立在主角遲來的領悟。在一切都離他而去之後,才發現自己曾經擁有,在孤獨寂寞時,才想起曾經有多少機會體會柔情和陪伴。

吉克並不覺得自己錯過了什麼,也許蓓拉曾經體驗過贊巴諾的傷痛吧!她曾對吉克表示過:「我的過去有很多黑暗,並不像你那麼明亮」。

吉克的記憶中,和蓓拉在一起的日子,多半是明朗而充滿樂趣的。蓓拉喜歡戶外活動,他們經常去登山、露營、看海。雖然蓓拉偶爾會突然深沉起來,說她還有未能從中解脫出來的往事,但那對吉克就像晴時多雲,等一等烏雲也就飄過去了。

有一天,吉克和蓓拉來到美國和加拿大邊境附近的一個湖邊,靠近目的地時太陽已經下山。他們趁著天還沒黑,趕緊買了柴火。到達營地時,營地已經快要客滿,再遲一步就不能進了。

兩人好不容易在湖邊找到一個空位,迅速搭好帳篷。帳篷剛搭好就下起雨來,柴火注定用不上。

那天晚上,蓓拉緊緊地抱著吉克說:「我好害怕。我們會掉進湖裡嗎?」

這是蓓拉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對吉克表示她的恐懼。她很少在任何人面前,表現出情感上的軟弱,看《大路》那天,已經快到她的極限了。

吉克聽到雨聲和浪聲都很大,而且他們的帳篷就在水邊,水要是漲上來,很可能就會被淹沒。但是,他確信一切都安好,即使他們掉進湖裡,也會安然無恙。也許因為年輕,在危險中容易感到興奮而不是懼怕。也許因為吉克珍惜和蓓拉在一起的任何機會,他沉著得令人懷疑是冷漠的表現。

吉克不確定蓓拉是否會長久和他在一起,可是這天晚上,他抱著蓓拉,就像過了一生一世。

他想起高中時允許他陪著走回家,最後只給他一個微笑的女孩。那個微笑也是一生一世。

2003年,沒有了蓓拉的吉克已經和麗莎在一起住了兩年。吉克喜歡她的陪伴,但也就喜歡了兩年。

麗莎有一張美麗的面孔,柔和的歌聲,除此之外,吉克也說不出別的。他覺得多一個人在家,可以分享好吃、好玩的,沒什麼不好。但是他覺得一個人也行,因此從不表示想要長久在一起。連想要常常在一起都沒有表示,這令麗莎感到不滿。

麗莎覺得吉克太獨立了,獨立得讓她感覺不到對她的喜歡和需要。她不僅渴望被寵愛,也渴望被需要。

「多陪陪我嘛!不要那麼辛勤工作!」麗莎對吉克撒嬌。

「那我會負擔不起你想要的奢侈品哦!買這買那,還要度假。」吉克說的是實話。

「沒關係,多跟我在一起嘛!」

「好吧!」吉克盡量早下班,每天陪麗莎在家,吃飯、睡覺、看電視。(二)

➤➤➤消失的秋天(一)

電影 邊境 美國

下一則

太陽花學運7周年 「查無此人」記憶歷史走過民主之光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