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不樂觀 世衛特使估:變種病毒將持續出現 有些很棘手

1張圖看疫情:全美56%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小武上學(一○)

他們出來時帶走了混江龍的兒子皮特,那孩子與小武年齡相仿,一身暗黑皮膚,鬈頭髮、大眼睛。郁歡眼看著那桀驁不馴的孩子,乖乖地跟著警察進了警車,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突然想起來好久沒有看見混江龍了。

混江龍生病很突然,那段時間他沒有來店裡,郁歡也並沒有想起他。開店生活瑣碎繁複,郁歡發現自己的記憶力越來越不好,比如她常常忘記應該幹什麼,客人的來來往往,將她的生活撕成一個個碎片,怎麼也不能形成一個連貫的整體。

有一段時間她做夢是連貫的,這讓她大吃一驚。在夢裡她七歲,跟著姊姊去一個小紅樓裡,然後認識了一個年輕人。第二個夢,他們還在小紅樓裡,正在談話,她在看小人書。第三個夢,姊姊結婚了,同那個年輕人,她去當伴娘。這個夢好像電視連續劇,把她日常瑣碎的生活忽略掉,將生活一條被隱蔽的副線變成了一條主線,而且連貫得那麼好,讓她在碎片般的生活中,突然感到某種潛在的持續性。

她想如果夢是現實,而現實是夢,那會怎麼樣?這樣想時,她有些恐懼,想著自以為清明的白日生活,其實是大夢一場,就如莊子夢蝶。想到自己在黑夜的睡眠中,有可能進行著另一種人生,在那個人生中,尚有許多事物沒有呈現,自己都不知道的故事,突然又有了憧憬。她想如果連續睡一個月,或者可以完成夢中人生,卻睡不著,很是遺憾。(一○)

➤➤➤小武上學(九)

警察

下一則

春天的功課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