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佛州公寓像炸垮 男孩瓦礫中伸手喊:看得到我的手嗎?

美排名第一高中改變錄取方式 亞裔新生從7成降至5成

世界語先生(三)

主事的來了,是工宣隊的劉師傅,原本是濟南二機床的銑工。劉師傅把幕布攏開一道縫,喬偏著腦袋往台下露候,不禁倒吸一口涼氣──台下的楞頭青們正擼著袖子、腦門子上青筋突暴,一副劍拔弩張的架勢,那架勢隨時可能衝上來磕打劇團。

老陳在一旁不停支招:「劉隊長,要不打個長途,向省裡請示一下?郎咸芬可是黑線人物,誰敢做主讓她上場呀?」

「甭家!請示個屁,來得及嘛?再不叫她上場,這幫混帳東西連戲台子都敢給掀了!」老劉急得頭上直竄汗珠子,大燈灌頂,照得他腦門子油光發亮。

郎咸芬做為省戲劇界「牛鬼蛇神」裡的頭面人物,幾年前就被剝奪演出的權利,一直隨團進行勞動改造。這會兒她就在後台幹著拉大幕的體力活。

「先把這幫小活祖宗對付過去再說,這事由我承擔責任!大不了我回工廠去幹老本行,比在這受罪強。」老劉挺了挺腰板。

郎咸芬低眉順眼走上舞台,下面掌聲雷動……先唱了《紅燈記》裡的一個唱段,學生們不幹,糊弄誰哪?不行!台下喧鬧聲又起:唱《李二嫂改嫁》!

老劉在舞台一側衝著郎咸芬比劃:唱呀!

「借燈光我趕忙飛針走線,納一雙新鞋兒好給他穿……」這唱功沒得說。

「好呀,再來一個!」學生們興奮起來,叫好聲、鼓掌聲、歡笑聲此起彼伏。

我發現人群中的施光雋──正站在大廳一個僻靜角落裡,仰頭伸脖聽得仔細……郎咸芬終於亮出了看家本領:「但願得有人來拉我一把,早日裡見晴天撥開烏雲。」

2

校園裡安謐的氣氛並沒維持多久,鋪天蓋地的大字報又捲土重來。針對教職員工的「清理階級隊伍」運動開始了,平添了些肅殺之氣。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學生們也隨即加入進來,矛頭直指學校和教育部門──

「我們要畢業,我們要工作,我們要吃飯!」

「再不給我分配工作,我的孩子就要養活我啦!」

「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接受工人階級再教育……」

學生們鬧的是畢業分配,不過他們變得滑頭起來,死活不說:「到廣闊天地去,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

大學生們在大字報裡提到自己的孩子,儘管說法過於誇張,但事出有因──農村孩子上學年齡偏大,那年月沒搞計畫生育,不少農村來的學生很早就成親了。此時孩子個頭已經和供銷社櫃檯齊眉,開始一溜煙地給家裡打醬油了……

被折騰得毫無招架之力的教職員工,以及心灰意冷、盼望早日「脫離苦海」的大學生們,成了一根藤上的苦瓜。他們同在一排大字報席棚下求生,各忙各的,互不搭界。

林嘉木是工程機械系的老「運動員」。這裡說的「運動員」和體育界不沾邊,特指歷次群眾運動的場上「運動員」。

「運動員」有其共性:一般歷史上有點兒小情況,俗稱「歷史問題」;要不就是口無遮攔,北京老話兒講喜歡「胡嘞嘞」;再有就是生性不服軟,也叫「耿介」,就是有個性。

其實基層組織也有難處,每次運動來了要走「套路」,第一階段通常得「抓典型」,把運動推向高潮──先揪出個把「反面典型」(「運動員」上場),讓他們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引導群眾對針對性地開展「揭批查」,算是取得階段性成果。

這次工機系開展清理階級隊伍運動,首先想到的就是林嘉木。系裡還專門派人去了趟南方,調查林嘉木上大學期間的「陳芝麻爛穀子」。

調查結果令人掃興──解放前夕,林嘉木上大學三年級,左派、右派輪番動員林嘉木參加組織,均被他一一回絕。(三)

➤➤➤世界語先生(二)

教育部 北京 計畫生育

下一則

從癌症畢業 邰肇玫:我真心覺得自己會好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