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國針對香港再祭制裁措施 數家中企列入黑名單

曼哈頓中餐館戶外用餐遇劫 食客中槍

阿倫跑得快(一一)

他把手伸向她,「你的名字叫珍妮,你確定嗎?」

珍妮睜大眼睛看著阿倫,她更加迷惑不解。剛才他衝進噴泉時的欣喜若狂,與現在的失魂落魄相比,簡直是判若兩人。她忽然覺得,同事私下的猜測可能不無道理,也許阿倫真的有失憶症。

「噢,對不起,我搞混了。」阿倫自我解嘲地搖搖頭,沒頭沒腦地自問自答。

從那天以後,阿倫像是變了個人。他不再談論能源股、不再講他的化學實驗,連他一直喜愛的搜索工作,也不再能引起他的興趣了。但他依舊每天跑到珍妮的前檯,向她彙報昨天晚上吃了什麼。他認為珍妮想知道,也需要知道這個。

人們發覺阿倫經常恍恍惚惚,走路愈發深一腳、淺一腳的了。他在工作中接二連三地出錯,有時竟張冠李戴地把本該發給客戶A的分析報告,糊裡糊塗發給了客戶B。

這讓施諾夫大為光火,他三番五次指責阿倫,話說得越來越不客氣。連韓國帥哥都有點看不過去,他提醒老闆說:「別忘了,阿倫可是咱們公司的元老啊!」

施諾夫哼了一聲:「是啊!他確實是老了。」

聖誕節前,施諾夫把阿倫叫到他辦公室談話,誰也不知道他們到底談了什麼。下班的時候,阿倫把辦公桌清理得乾乾淨淨,左看看、右看看,直到確信沒什麼東西落下,才把小筆記電腦夾在腋下。他朝珍妮的前檯望了一眼,空空蕩蕩的不見人影。

他一搖一晃地走出了辦公室,站在辦公樓前躊躇了片刻,便朝街心花園走去。

珍妮每天下班,都要去乘公車,街心花園是她的必經之地。她正專心走路,忽見阿倫從一面遮陽傘的座椅上站了起來。

「你怎麼在這兒呢?」珍妮滿臉驚訝。

「嗯,我在等你。」阿倫不好意思地眨眨眼,把臉轉向一邊。「我是想和你說一聲再見的。」(一一)

➤➤➤阿倫跑得快(一○)

聖誕節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