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衛生部:住養老院亞裔紅藍卡持有人 去年死亡率最高

西班牙特赦加獨領袖 輿論譁然萬人抗議

天鵝之歌(五)

「怎麼這麼點小事都做不好!」他口氣生硬,明顯的責備。要知道他視女兒如掌上明珠,自小到大沒有說過一句重話。這是破天荒第一次。

沉默,長久的沉默。空氣也似乎凝固成一面密不透風的牆。

「我自己去洗。」他賭氣。掙扎地起身,未果,頹然倒在床上。

「爸,你生病了。記得嗎?」女兒問。

「記得呀!難道現在還在醫院?」他摸摸床和被子,確定還在醫院病房。

「早上住進來,現在天都黑了。頭也沒有早上疼了。我們出院回家吧!」他擔心天價的住院費,不想給女兒、女婿增加負擔。更何況知識分子的自尊,他也不願意成為人們口中白吃福利的寄生蟲。

「爸,您血壓高,先別激動,聽我慢慢說。」女兒的聲音輕飄飄的,聽起來卻又異常凝重,似乎一字一字間均隱含著重量。

「那我到底有沒有感染新冠病毒?」女兒說了一大通,越說他越糊塗。

「剛住院那會兒是陽性,現在已經陰性了。」女兒回答。

他咳嗽了一聲,終於鬆了一口氣,那就是說沒事兒了。這個節骨眼上,「新冠」二字堪比辛德勒名單般恐怖。尤其對於他這個八十歲的老人,無異於一張死亡判決書。

「那麼,明天天一亮,我們就出院回家。」他說。

「爸,我們現在就回家。」女兒回答。

「現在嗎?不等天亮了?」他四下裡看了一圈,黑漆漆的,還是沒有來電。

「現在是上午。」女兒冷不丁說了一句。

「怎麼回事,那我怎麼什麼也看不清,模模糊糊的?」他驚詫極了。記得生病前他每天追蹤新聞,新冠患者必須三次檢測陰性,才可以出院。(五)

➤➤➤天鵝之歌(四)

檢測 血壓 福利

下一則

登春晚8分鐘暴紅 劉謙魔術耍出北京億萬豪宅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