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恢復面對面授課!4月12日起金山聯合校區部分學校重啟

撫摸下背、吻手…又2名女子指控葛謨性騷擾

阿倫跑得快(三)

「哦,沒有問題,我這就打電話問一下。」珍妮抬頭看一眼阿倫,似乎並不介意他魯莽的問話,她抓起話筒。

「龍蝦糊炒飯不帶醬油,可以嗎?」

「蝦?有蝦就成。」阿倫咧嘴笑了,像孩子一樣開心。

「不過得多加兩美元。」珍妮補充了一句。

本來已經轉身離開的阿倫,猛地回過頭來,「你說什麼?要我加錢?」

珍妮急忙指了指老闆辦公室,「不,不,是要他來付的。」

阿倫這才放心地走開。

他回到座位上,從褲袋裡掏出一張洗手間拿來的廁紙,覆在鼠標上,然後才小心翼翼地抓起鼠標。

這套近乎潔癖的動作是有確定指向的,他的左鄰右舍──韓國人朴承碩和中國人葛桐,這兩人令他頗為不安。他們說話的語調和臉上的表情,都讓他感到陌生。

這時他便無來由地懷念起之前離開的大鬍子吉米,還有當過兵的里奧,那時他可是把這兩人當成競爭對手的。兩個亞裔替代了吉米和里奧,競標的靶子消失了,他應該高興才對,可他卻感到更加沮喪。眼見施諾夫走馬燈似地換人,熟識的面孔越來越少。在高中甚至大學時代,他從未想像過世界會變成這個樣子,也無法讓自己喜歡這些越變越離譜的事情。

「哼,多元化、多元化,見你的鬼吧!」他忍不住在心裡暗咒。阿倫的智商果然不低,他看出了老闆的思路──成本與利潤是成反比的,多元化不過是塊遮羞布。

阿倫朝左邊看了一眼,葛桐正埋頭對付一盤子陶將軍炸雞塊(General Tao,美國中餐館的一道菜品),那麼油膩的東西,怎麼嚥得下去?他心中暗想,雖然他可以不眨眼地一口氣吃下幾個油煎牛肉餅。他從來沒進過中餐館,除了不習慣濃重的醬油味道,還有那彆腳的筷子也令他窘迫。在阿倫眼裡,只有閃亮的刀叉才是正兒八經的餐具,可用這些家什對付中餐,顯然是不倫不類的。

阿倫把臉轉向右邊,剛好撞上朴承碩的目光,他急忙躲閃開。真受不了這位韓國小帥哥高傲的眼神,他本能地有點發怵。到底是首爾出來的富家子弟,穿著打扮、舉手投足都顯得與眾不同,筆挺的西服套裝,每天都不重樣,與之配色的皮鞋,柔和低調不搶眼。服飾到了這個檔次,簡直無可挑剔。

這一切在阿倫眼裡算不了什麼,他的思維裡恰好沒有攀比這根筋。他只關心美國的事,如果不是身邊坐著這麼兩位亞裔同事,他斷然不會去遐想世界的另一端是個什麼模樣。

「為什麼不考慮買進新能源股?」朴承碩衝葛桐說,交流炒股經驗是他們常聊的話題。

「不敢冒進,歐巴馬要是不能連任,還不得跌死。」葛桐回道。

「順理成章,有啥好懷疑的,不連任才是怪事……」

朴承碩的話還沒說完,阿倫呼地一下就站了起來,盯住韓國小哥的臉,半天才吐出來一句:「辦公室不宜談政治,你懂不懂?」

朴承碩白了他一眼,「哪兒有這樣的規定,難道這裡不屬於言論自由的美國?」

阿倫不甘示弱,「公司有法規,不信你去問施諾夫。」

「好了,別爭了。」葛桐的聲音弱弱的,生怕把事情鬧大。

「真是莫名其妙,別人談股票,與你何干?」朴承碩不以為然。

阿倫瞪著他,沒再說話,氣鼓鼓地逕直朝門口走,嘴裡不停嘟囔:「哼,能源股、能源股,再也回不來了……」門在他身後「砰」的一聲關上了。

能源股是阿倫的心痛,他的氣惱不是無緣無故的。自認為是炒股的行家,連華爾街投行的高級操作手他都不屑一顧。伊拉克戰爭之後,油價漲瘋了,投資專家們也搖旗吶喊,說原油價格會一路飆升到兩百美元一桶,連魔鬼聽了都咂舌頭。

很多人不信,可阿倫信了,他把賭注全部押進了能源股。初戰得利,賺得盆缽盈滿,數錢都嫌來不及。

那時他逢人便說:「嗨,能源股又漲了,等著分紅吧!」沒頭沒腦這麼幾句,誰能聽得懂。(三)

➤➤➤阿倫跑得快(二)

美國 亞裔 油價

上一則

百達翡麗藏家夢幻逸品!終極型號2499全套登日內瓦春拍

下一則

和孫女吵架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