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佛奇警告:兩劑式疫苗只打一劑 會影響效能

1張圖:全美確診逾2871萬 已5170萬人打第1劑疫苗

追尋(一一)

7

聽到信落入郵筒的聲音以後,翁葉丘知道自己不能再在傾鎮待下去了。他見過了那個男人,他完成了一場私人的復仇,剩下的時間,都要用來開始真正的逃亡了。

他講給那男人聽的故事,大部分都是真實的。只有一小部分,一些決定人物命運、故事走向的部分,他改成了自己的版本。他覺得,原本應該是這樣的版本。

從一開始,他就非常了解那個男人。因為每到傷心、賭氣、惆悵、失落、憂鬱、茫然的時候,她就會在他的面前提起他。她提起他的愛、他的好,他寬寬的肩膀,他總是染著顏料的手和他指尖淡淡菸草味道。

一開始他忍著,他知道她有情緒方面的疾病。他抱著她,看著她吃藥、看著她好起來、看著她哭著向自己道歉。可沒過多久,一場霏霏的梅雨天,就能把她體內的那個鬼魂給勾出來。

那個夏天,他去出差。走之前,他讓她答應,自己會乖乖的、好好的。可第三天,她就不再接他的電話。他開了一夜的車,凌晨的時候終於到了她家樓下。她給他開了門,卻見她穿著一件男士的白色T恤,神情如鬼魅。

她說:對不起,這麼久了,你對我這麼好,可我還是沒能愛上你。我現在身上穿的衣服是他的。每次我一個人在家,我都會忍不住穿上這件衣服,我覺得他還在,還沒有離開我。

她抬起頭,眼神裡有了淚花。就是這淚花激怒了他。這淚花與他沒有絲毫關係,是她為自己逝去的真愛而惋惜、為自己矢志不渝的真情所感動而產生的。就在那一刻,他忍無可忍,越過她單薄的身板,他看到了桌子上的那把水果刀。

清醒以後,他怕極了。擦掉刀柄上的指紋,他把她從那件白色T恤裡剝出來,換上低胸的居家服。(一一)

➤➤➤追尋(一○)

上一則

曼哈頓「華爾街銅牛」創作者 莫迪卡80歲癌逝

下一則

《老照片說故事》腳踏車和我結交八○年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