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確診逾3192萬 26.9%民眾完成接種

史丹福、加大、州大師生 打完疫苗才能返校

追尋(九)

開始的部分讓他覺得新鮮,中間又覺得絲絲縷縷與自己的某些經歷重疊。可到了最後,又覺得這是純屬的荒誕了。

自己確實是和一個大學時的學妹好過幾年。可他從一開始就明確地告訴她,自己不可能和她結婚,自己也沒有打算和她保持長久的關係。她永遠都是自由的。他說他們倆都要保持自己只是陪伴對方一段路,而最終會分離的覺悟。

她一開始也答應了。他們之間的愛很美好,性也是。在某次歡愛的過程裡,他無意間注意到了她的心跳在右邊。她這才說起,自己是鏡面人。這讓他對她的興趣增長了不少。也許也是因為這個,他們的關係又比他的預期長了那麼一點。她甚至還搬進他的家裡,與他同居了一段時間。

可該來的還是會來。她撞見了他在畫室裡,與別的女孩子接吻。她哭、她鬧,她紅著眼睛,要他的解釋。

他卻沒什麼好解釋的,他說:你想讓我說什麼?我早就告訴你了呀!

他去采風,沒有帶她,一起同去的是藝術系的一個學姊。學姊仙風道骨,和他在野外做愛的時候,也美得像個正在修煉神功的仙女。他那個時候就明白,這世界上的藝術無處不在,他是不可能在同一個地方、同一個女人身上停留太久的。

他回來以後才發現,她已經搬走了,沒有給他留下隻言片語。他有一件白色的棉質T恤衫,他在家的時候常穿。她也很喜歡,尤其是他穿過後還沒來得及洗的時候,她會穿在身上,當睡衣。

他說:我穿過的。

她說:我喜歡你身上的味道。

後來這件T恤他怎麼都找不到了。思來想去,只有一種可能,就是被她帶走了。(九)

➤➤➤追尋(八)

上一則

好想啃一口!這款鼻煙壺像極了玉米

下一則

反對歧視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