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56.2%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公安疏失?地層下陷?佛州海景公寓為何「無預警」倒塌

追尋(二)

阿力金吉兒/圖
阿力金吉兒/圖

等了一個小時,救援的人還沒到的時候,我打開了那瓶酒。

她一開始不喝,只是緊張地哭。我們被困的樓層是十七樓,如果電梯最終失控下墜,那我們肯定小命不保。

我勸她喝一口,這樣至少能放鬆精神,死也快樂點。她哭得更凶,後來還是接過酒瓶子,也不嫌棄我剛剛喝過,一仰脖子就喝下去了不少。

接下來的時間似乎過得很快。被人從電梯裡救出去的時候,她已經不省人事了。後來我才知道,她因為身體的原因,是不能喝酒的。

她住院的時候我去看她,帶去了花和道歉。她穿著醫院的病號服,坐在病床上衝我傻笑。那個時候我才發現,原來她這麼好看。

後來呢?男人抿了一口酒。看來他並不覺得這個故事無聊。

後來我們就在一起了,在一起的過程就好似四季更替一般的自然。我原本就是個宅男,她也不喜歡去人多的地方。所以每個周末,天氣好的時候,我們就一起去爬山、去博物館。天氣不好,就整天都黏在我的公寓裡。那個時候雖然我們已經做完了所有戀愛中男女都會做的事,可她還是不願意讓我去她的住所過夜。每次去,也就是在那一起吃一頓飯。有的時候一到周五,她就帶著大包小包,來我的公寓找我,一直待到周一的早晨,我開車直接送她去上班。

我提出讓她乾脆搬過來與我同住,可她還是笑著拒絕。她說保留一個只屬於她自己的空間,對她來說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她的心情我能理解。她是從小城獨自來G城打拚的,有個自己的小窩,也算是能滿足她安全感的一件事。即使她租住的小屋只是背陰的,連衛生間都是公用的舊式筒子樓裡的一間。

我們甜蜜的戀愛延續了大概半年,我深陷在裡面不可自拔。我越來越覺得,就是她了。傳說中一輩子只有一次的真愛,我告訴自己一定不能錯過。我下定了決心,我要娶她。

翁葉丘口氣熱烈,卻在這個時候停住了。

男人望著他,等著他繼續說。

翁葉丘沉默了幾秒鐘,嘆了一口氣,然後說:就在我準備求婚的那個星期,她被人發現,死在了自己的出租屋裡。她是被人殺死的。房屋的門窗都沒有被撬動的痕跡,警察說殺人凶手是用和平的方式,進入到她的屋子裡去的。換句話說,她很有可能是被自己認識的人殺死的。

3

那人,抓住了嗎?男人問翁葉丘。

翁葉丘搖搖頭。案子發生的時候,我正在外地出差。後來接到消息趕回來的時候,我整個人都是矇的。我做為受害者的重要關係人,在警察局裡待了整整一天,向警方提供所有我知道關於她的信息以及排除自身嫌疑。

她的案子一直沒破,幾個月以後,G城發生了銀行大劫案,死了好多人,上頭限期破案,重案組的大部分警力都被調去了那個案子。那個案子結了以後,又總是有新的案子,她的案子也就漸漸涼了下來。

一開始我還經常去打聽案子的進展情況,去的次數多了,也從接待我的警官的話裡,漸漸明白了一個事實。她的這個案子之所以難破,就是因為幾乎沒有線索。認識我以前,她就一直是個離群索居的人,除了同事,在這個城市裡幾乎沒有任何認識的人,和同事們的關係也很淡。認識我以後,她所有的熱情都貼在了我的身上。可惜,在她最需要我保護的時候,我卻不在她身邊。

警方對這起案件的最終分析是,一個流竄至此地的嫌疑犯,在確定了作案目標以後,以某種方式叫開了她的門,也許是假裝快遞員之類的吧!他的目的也許只是圖財,可遭到了反抗,一怒之下,殺死了她。殺人後,心裡慌亂,也顧不上錢財了,就原路逃跑了。

換句話說,這可能是隨機作案。殺人者和受害者之間無冤無仇,她只是不幸在那一天,在犯罪者歹念升起的那一刻,偏巧出現在他選擇好的房間裡而已。這樣的案子,最難破。(二)

警察 博物館

下一則

隱藏「雍正奪嫡」闢謠證據 乾隆這款印章拍賣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