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55.6%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美贈250萬劑莫德納疫苗抵台 陳時中、酈英傑親迎

追尋(一)

阿力金吉兒/圖
阿力金吉兒/圖

1

翁葉丘到達傾鎮的時間,是周四的下午三點。找到這個地方實屬不易,本來嘛,傾鎮在地圖上是個連芝麻大小都不到的地方,而且,稱它為「鎮」也實在是勉強。除了務農人家的自建房以外,就只有那麼一條所謂的商業街,有一家小賣部、兩三家小吃店,還有一個簡易的專門幫過路汽車補胎的門臉。

到達傾鎮之前,翁葉丘坐過長途車、搭過路人的順風車,還騎過路邊順來的自行車,也徒步走了幾天。風塵僕僕的,他看起來已經絲毫沒有大城市人的氣息了。

他走進路邊的一個小餐館,要了一碗麵,擔心老闆怕他付不起帳,他先把錢掏了出來。店很小,老闆也是廚子,他接過錢放進油膩膩的圍裙的兜裡,轉身就進了廚房開火做飯。

翁葉丘在他的身後問他:兄弟,衛生間在哪裡?吃飯前我想先洗洗手。

他突兀的用詞和越來越明顯的外地口音,讓老闆吃了一驚。他轉過身來,用手指著右邊說:那有個茅廁,裡面有水龍頭。

麵做好了,老闆把碗端到翁葉丘面前。翁葉丘狼吞虎嚥地吃飯的時候,那個廚子就坐在櫃檯後面抽菸。一雙細長的眼睛透過煙霧,緊緊地盯著他看。

翁葉丘注意到,店裡只有三張桌子。櫃檯後面的牆上掛著一塊舊舊的黑板,黑板上有用白色粉筆寫出的菜單,都是一些最簡單的吃食。最貴、最繁瑣的菜,也不過是魚香肉絲。

老闆,你們這個鎮上有旅館嗎?我來的路上沒有看到。

坐在櫃檯後面的男人搖搖頭。沒有,我們這就是個鳥不生蛋的小地方,要住宿得去臨鎮。你如果不熟悉路,我可以給你畫張地圖。

不用了。翁葉丘笑了。我停留不了多久的,就是想在這吃頓飯、歇歇腳。過一會我就走了。

老闆狠狠地嘬了一口菸,把菸頭扔在地上,用腳碾滅。

來我們這地方的人很少,就是有,也都是過路的。很少會有人留下來。

那你呢?你為什麼會在這裡?翁葉丘笑著問他。聽你的口音,也不像是當地人。

男人說:沒什麼特別的原因。我喜歡這裡,僅此而已。

翁葉丘說:你的手藝不錯,在這開這麼個小店,實在是太埋沒了。怎麼不去大一點的地方,比如G城?

翁葉丘這個時候注意到那個男人的嘴唇微微地動了一下。他沒接翁葉丘的話,只是站起來往後廚走,他問:你想喝湯嗎?我可以給你弄碗麵湯。

翁葉丘說:湯就不用了,你這有酒嗎?我現在突然想喝上兩杯。走了這麼一路,難得遇見一個可以和我聊天的人。你如果不嫌棄,我請你,咱們倆一起喝兩杯。

男人拿出了幾瓶啤酒,又端出來一碟油炸花生米、一盤涼拌黃瓜。翁葉丘招呼他坐下,男人有點遲疑。猶豫片刻,還是在翁葉丘對面的凳子上坐了下來。

半瓶啤酒下肚後,翁葉丘說:你想聽故事嗎?我給你說個故事。

那男人悶頭喝酒,沒答應,倒也沒有反對。

翁葉丘說:我這個故事,與一個姑娘有關。

那男人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翁葉丘注意到他握酒瓶的右手,手指細而修長,想必一定靈巧。

2

認識那個姑娘是在兩年前,因為工作的原因。我們打過幾次交道,見面都在工作場合,我一開始並沒有覺得她有任何特別之處。她穿著公司的制服,白襯衫、黑鉛筆裙,襯衫的釦子扣得一絲不苟,鉛筆裙也蓋住了膝蓋。戴著一副眼鏡,臉上的妝容也很寡淡。她待人接物的尺度把握得很好,嚴謹親和,可禮貌後也透著幾分界線清晰的距離感。

現在看來,她是一個很會在人群裡隱匿自己的人。認識她大概兩個月後,因為寫字樓的電梯故障,有兩個倒楣蛋被困在電梯裡整整四個小時。對,你沒猜錯,就是我和她。

那是個周五的下午,我的背包裡還裝著一瓶周末準備在家自酌的酒。喝著紅酒看電影,這是我為數不多的愛好之一。我本是準備替老闆去她們公司送一趟材料後,就可以直接回家的,可現在卻被困在了這。(一)

電影 汽車 旅館

下一則

藏品拍出9200萬 神祕藏家竟是007電影武器專家「Q」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