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確診逾3179萬 4成民眾已接種疫苗

罷免紐森難成功 加州共和黨尋找「史瓦辛格」接班人

追尋(七)

直到她的房東找到我,交給了我一個大紙箱子。紙箱裡都是她的東西。

我在裡面找到了她的筆記本,像是記事本又像是摘抄本和剪報,內容雜七雜八。但不外乎都是一些與她工作的專業有關,或是與她自己興趣有關的東西。唯一讓我感到疑惑的,是一張剪報,報紙的日期是三年前,內容是對一位年輕藝術家的採訪,採訪的內容大部分都是關於藝術。但有一句我印象很深,他說自己在適當的時候,會停止創作一段時間,去當隱士。記者問他隱士的意義是什麼,他說,生活裡處處都是藝術,他想要隱匿在這種藝術裡。記者問他會去哪。他說,有的時候真的厭倦了這城市裡的人和霾,真想找個沒有多少人的地方,簡簡單單地活著。

翁葉丘盯著男人的臉。男人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

我一直不明白,她為什麼要收藏這篇報導。後來,我在網上到處查詢關於這位藝術家的事,雖然他很低調,可我還是找到了一些可能與她相關的信息。

哦?是什麼?

他們是同一所大學畢業的,他高她兩屆。他們雖然不同專業,可都上過同一位教授的課。而且同在一個校園裡,邂逅的機會也很多,圖書館、食堂、禮堂、自習室。天時地利,只要人和,處處都會是孽緣的開始。

你的意思是,這個年輕的藝術家就是她的前男友。也就是說,這個藝術家是殺害她的凶手?

這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測,我沒有任何證據。當然了,除非能收集到這個男人的DNA,拿去和現場那根毛髮上提取到的DNA做對比。(七)

➤➤➤追尋(六)

DNA 房東 圖書館

上一則

帶朵茶花去旅行

下一則

清炒隨便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