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財政部周四公布匯率報告 傳不會列中國為匯率操縱國

影/田納西高中槍擊案 1死1傷1拘留

煙花冷(一七)

百合驚恐地睜開眼睛,在她眼前的還是老路易突發心臟病時的臉,嗆水一樣張大了嘴,舌頭吐出來,燈光下已經變了灰白色。他粗大的、戴滿戒指的十指猛烈地撕扯著前胸,在臥室暗淡的水晶燈下,那些鑽石、紅寶、祖母綠、真金白銀,密集地閃著光,像在拍豪華首飾廣告。

百合從來沒有遇到這種情況,開始時她居然以為他在搞笑。過了幾分鐘覺得事情不妙,老路易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她才奔到樓下找手機,撥打「九一一」緊急救護來。她在客廳裡端著電話,不敢再回到臥室裡。

二十分鐘後,緊急救護隊來了,進樓上的主臥室。老路易雙目緊閉,臉上的肌肉因為窒息繃得緊緊的,雙腳攤開躺著,頭從床沿處倒垂下。那是百合在休士頓水牆那裡看到的景象。他身體下壓著雪白的床單,在他窒息掙扎的幾分鐘裡,床單、被褥揉得亂作一團,布料重重疊疊,「像波浪!」

百合驚恐地看著那張床,一聲號啕,衝過去想抱住他的頭,卻被緊急救護人員攔住。他們把老路易平抬在擔架上,小心地用儀器測著他的體徵。百合心裡的恐懼多於悲慟,她要他活過來。

那些日子,百芹從廣州來陪她,幫她辦葬禮。百芹到紐約的第一件事,是自己掏錢,把臥室裡的床給換了,把臥室裡的家具都送二手店賣掉,把房間清空,然後把門關上。她們姊妹倆一直睡在客房的大床上。百芹這時已經很富態,睡覺打呼嚕,翻身時整張床都在動。

每天晚上,百芹陪著她在小區的路上散步,盡量避免坐在房間裡,一直可以走到很晚。有時半夜她睡不著,百芹也陪她出來走。(一七)

➤➤➤煙花冷(一六)

心臟病 紐約 肌肉

上一則

上海人的「吃頭勢」

下一則

春節表演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