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紐約確診破200萬 全美已打2.1億劑疫苗

夏天沒有過去(二)

阿喬從來沒有離開過他的小鎮,他臉上的笑容也從來沒有離開過他。雖然我們相處的時間加起來很短,但是我從來沒有懷疑過他的笑。阿喬沒有追求,因為他本來就在終點站。很多人把生活當謎題、問題、習題、主題來看待。阿喬卻因為活在答案裡,而不知道問與答的區別。

去年夏天見到阿喬,他還是老樣子。一看到他的微笑,我就覺得自己還是那個從他手裡接過冬瓜茶的孩子。他的手有皺紋了,我的手也有皺紋了,可是我們都不老。

對於阿喬來說,年齡也是完全不相干的事。他還是笑笑對我說:「小呆魚,給你!」

2 拉默塞德的鐘聲

我和老朋友班尼約好一起吃晚餐。我們已有很長一段時間沒見面了。

班尼和我曾經在同一家公司的不同部門工作,對彼此有一種莫名的好感。雖然我們在業務上沒有合作的需要,但是由於我們兩個都很守時,幾乎每天都在電梯裡碰面。

「早安!」

「晚安!」

多年來我們說的最多的,就是這兩句話。

班尼喜歡玩帆船,曾經邀請我同行。碼頭碰巧離我住的地方很近,我便答應了。班尼向我展示了他玩帆船的技術,不亦樂乎。我卻頭暈目眩,去了一次就不敢再去了。班尼以前開過遊艇,水上的航行對他來說就像開車一樣。

我暈眩地下船,對班尼說:「我很佩服能在海浪裡駕駛的人。」

班尼丟給我一句:「感情的浪我就沒辦法啦!」

班尼平時總是笑呵呵的,那天聽到他這句話,我才感到他心裡有些沉重。可是他扶我上岸,送我回家,道別時還是笑呵呵的。我謝過他,跟自己說我想多了。

自從2008年公司瓦解以來,我和班尼就一直沒有見面。那一次相約,並沒有想到不久之後就發生另一場危機。回想起來,很慶幸自己當時抓緊機會,盡可能地和想見的人見面。

班尼和我約在以前上班的那棟樓見面,這樣我們都不會找錯地方。

我們見面時,附近的教堂鐘聲響起,敲了六下。

「我喜歡鐘聲。」

班尼笑笑,眼裡有點憂傷地搖了搖頭。

「你不喜歡鐘聲?」

「也不是,但是經過拉默塞德的事件之後,我就再也不想聽到鐘聲了。」他嘆了口氣。「也許我會在晚飯時告訴你。」他停頓了一下,改口說:「也許還是把這一切都忘掉好。」

走向餐廳的路上,我一直覺得,班尼實際上很難忘記他考慮要告訴我的事。

「我先說吧!我現在單身,有工作,過得還可以。你呢?」我覺得剛才因為鐘聲的事,讓班尼有點失落,想要調整氣氛,便勇敢地開場。

「我也單身,很自由。」班尼說完,大聲笑起來。

「你聽起來很快樂。」

「不完全是。這麼說吧!我感覺比以前好些了。」

十幾年前我們在同一家公司上班時,班尼有一個妻子。有幾次,我和他下班後走出電梯,他都剛好接起妻子的電話,被我聽到了。他和妻子說話總是很嚴肅,好像回家是在處理某種業務上的問題。我總是轉身悄悄往另一個方向走去,繞一個圈再回到地鐵站

「你感覺足夠堅強了嗎?可以告訴我,關於鐘聲的故事嗎?很抱歉,我沒有辦法擺脫好奇心。不過假如你不想說,也就不說啦!」我忍不住問班尼。

「沒問題。來點酒喝,我就會說了。」班尼又笑了。

「拉默塞德是智利首都聖地牙哥的一個教堂,『默塞德』是慈悲的意思。我不確定我在那裡,是否經歷到了慈悲,不過感受過巨大的痛苦是真的。二十年前,我應該在那個教堂和一個女孩結婚的。我們彼此相愛,並承諾要在一起。我會努力在一年後賺夠錢,回去娶她。但這沒有發生。發生的是,當我拿到一份好工作,回到家鄉時,她已經嫁給別人。婚禮就在我回去的那天!我甚至沒有收到任何通知,是經過教堂的時候發現的!」

「世界變化快嘛!」我不會安慰人,只會說大實話。

「我的愛沒變。」

「你的愛並不能決定她是否嫁給你啊!」

「我真的太天真了,以為她會不顧家庭、地位嫁給我。」

「她會不會是被父母強迫,或是被新郎欺騙?」

「那又怎樣呢?即使她愛我,結果也是分離。」

「如果她愛你,分離就不是結束。」

「她扼殺了我們的未來。」

「你希望她幸福嗎?」

「當然,不然我怎麼會回去呢?不過也許她真的愛上了新郎。」

「這個我們沒法知道。」

「是啊!我們沒法知道。」(二)

➤➤➤夏天沒有過去(一)

地鐵站 聖地牙哥

上一則

上海人的「吃頭勢」

下一則

春節表演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