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56%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台增104例本土確診、24死 三級警戒維持到7/12

傻瓜歐米茄(三)

阿尼默/圖
阿尼默/圖

他們沒辦法,只好將聰聰送去幾十公里外,一個建在山上的養殖場寄養。由於禁養大型犬隻的力度大,養殖場的生意空前的好,收費水漲船高,聰聰每個月能花掉他們家兩千五百元。但是,儘管收費高得不合理,聰聰也還是得不到足夠的照顧。據米娜說,聰聰很快就對養護人員失去了信任,不吃他們提供的食物。

「不吃東西,牠怎樣能活下去?」我問。

米茄說:「我去餵牠吃。」

他們爸爸每周去一次養殖場,帶著米茄一起去。養殖場太遠,多半是山路,米娜說她媽媽不敢在那條路開車。他們爸爸一周只抽得出半天時間去,所以聰聰一周只吃一次東西。米娜給我看,前幾天她去看聰聰時用手機拍的照片。已經瘦到皮包骨的聰聰,讓我覺得很不安。

米茄也湊過來看,快速晃蕩著腦袋說:「可憐的聰聰、可憐的聰聰……嗯、哼,嗯哼……」

我有些難過,去離他們十米以外的石凳上抽菸、玩手機。從過年到現在,幾乎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我也是憋壞了,到四樓來看看歐家兄妹種花,似乎也挺有意思。早幾天,網路上充滿著更多令人不安的新聞的時候,我半步也不敢離開家門。

我坐累了,舉著手機的手也酸酸的很難受。歐家兄妹的花種好了。米娜再次指揮米茄把空了的花盆疊起來,搬去社區南門邊上的垃圾回收站。那些花盆真漂亮啊!我真想問他們要了拿回家收藏。

這個春節情況特殊,大部分人都響應號召宅在家中。宅在家中長時間不出門很難受,但是,相對於生死這樣的大事,普通人可以暫時不要自由。問題是,米茄不是普通人,是個不肯接受約束的傻瓜。他的精力太旺盛了,天天在走廊裡拍籃球。

去年秋天,他在樓下空地上遛狗。閒得無聊的保安逗他,說他這樣的身高,不打籃球簡直是浪費天才。他回家後死纏爛打,讓爸爸買了個籃球,然後天天抱著籃球在社區走來走去,一邊遛狗、一邊拍球。

米茄經常與社區的保安在一塊拉家常、講心事。他的閒暇時間多,整天在社區中遊蕩,不知不覺中,與同樣閒得發慌的保安們,發展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與我們同一層一位姓賈的大爺受不了噪音,衝出走廊大聲訓斥米茄。米茄手一甩,籃球飛出去,重重砸在賈大爺的臉上,砸破了鼻子,一臉的血。

賈大爺不幹了,帶領著老伴、兒子、兒媳婦,一起去歐家討公道。

當然,賈大爺全家都是有公德心的人,只是戴著口罩站在歐家門外大吼大叫,沒有走進屋裡搞事情。賈大爺和他的家人聲音很大,言辭不講究,既鄙視了米茄的智商,又譴責了米茄父母不負責任,任由不懂事而且危險的米茄胡來,傷害無辜的老人。

歐米茄父母克制,一而再、再而三地道歉。

動靜太大了,這一層剩下的六戶人家,包括我們家在內,全都打開門出來看熱鬧。大家戴著口罩,每一家人自覺站成一堆,與別人家離得盡量遠。大家隔空說:算啦、算啦!米茄只是個不懂事的孩子,賈大爺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小孩子計較啦!

米茄媽媽從家裡拎了個很大的禮品袋,在眾目睽睽之下,塞到賈大爺手中。賈大爺帶領著家人,訕訕然退回到自己家中,一場糾紛暫告一段落。

後來我問米娜,那天她媽媽用來收買賈大爺的是什麼。米娜說:「巧克力、堅果、糖果、點心等等。過年前我爸買了很多這些東西,本來是打算走親戚時用的。沒法走親戚以後,這些東西放家裡,看著都發愁呢!」

我忍俊不禁。心想,這個米娜,平時看上去文靜素雅,其實挺有主見的,比同齡人成熟很多呢!回家後我跟老婆說了這事,老婆說,米娜當然成熟了,有這樣一個哥哥,她必須要比別的孩子早熟。

之後米茄不再在走廊拍籃球,而是像往常那樣,抱著籃球去社區花園玩。這個陰冷潮濕的春節假期,前所未有的漫長、前所未有的冷清。社區花園往日無處不在的廣場舞大媽消失了,亭子下每天下午風雨無阻的無限夕陽紅歌唱團,也不出來活動了。空曠的花園中,只有極個別勇敢的年輕父母,牽著幼兒的小手,不緊不慢地散步。

有一天,米茄去籃球場上玩籃球。但籃球場上停滿了汽車,令他氣憤難當,用籃球砸車。籃球砸不破車窗,他又用石頭砸。

保安帶著兩位玻璃被砸壞了的汽車主人找上門來。米茄父親陪禮道歉,賠錢。

歐米茄的精力實在太旺盛了,家裡再次限制他外出,令他十分壓抑,第二天,又在走廊拍籃球玩。門外「咚咚」直響的時候,我出門準備去菜市場採購,正好撞見米茄父親拿著小刀出來,把籃球扎破。(三)

手機 汽車

下一則

班克西畫作 1675萬英鎊賣出 捐英國民保健署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