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開幕/網球名將大阪直美 點燃奧運聖火台

河南暴雨已釀56人死 京廣隧道救援仍持續

傻瓜歐米茄(一)

阿尼默/圖
阿尼默/圖

陰曆正月十六下午,我們全家正在香香甜甜地睡午覺,有人在外面粗暴地砸門。簡直是在用錘子砸門。我帶著幾分憤怒拉開門,看見鄰居歐米茄站在外面。他問我家有沒有手推車。

「沒有!」我一邊揉眼睛,一邊提醒自己不要跟米茄生氣。我不是傻子,不能跟傻子生氣。一個住在高層公寓的普通工薪家庭,我們家怎麼可能有手推車這種一年也用不上一次,而且還很占地方的鬼東西?

「叔叔,那你借我鏟子吧!」歐米茄又說。他的聲音實在是太響了,簡直是喊出來的。我在心裡犯嘀咕,他今天乍這麼興奮?

「我家也沒鏟子!」傻瓜歐米茄,雖然已經二十歲,仍然看不懂別人的臉色,他壓根就不理會我滿臉的不耐煩。

「爸爸說你有。我要種花,嗯呃。」他低頭望著我說,好像在指責我撒謊。不知他用喉嚨還是鼻子,經常發出短促的「哼哼、嗯嗯、嗯呃」聲,有點嚇人。不正常的聲音、渙散的眼神,再加上唇邊兩撇從沒對稱過的老鼠鬚,令他的臉看上去有些嚇人。我竟然不敢把自家的鐵門打開,場面十分弔詭。

小正對米茄一向好奇,這會過來站在我身旁問:「米茄你要去哪裡種花呢?」

「小正、小正!哼嗯。四樓平台,昨天我看到,有爺爺種花,米茄也種。」

很小的花鏟我家倒是有,我去陽台取了交給他,讓他趕緊離開。小正十歲,又瘦,站在身高接近一米九的米茄旁邊,小豆芽似的。米茄給人的感覺不是太高,是太長。他的手腳又細又長,直挺挺地支在地上和垂在肩膀兩邊,看上去真是太長了,像個麵條人。

最近這一兩年,我不大敢讓小正跟米茄接觸、不敢讓他們單獨在一塊玩,怕不懂事的小正無意中的一個動作、一句話,激怒了米茄,被一巴掌拍傷,甚至拍死了。要知道,只有半個腦袋的米茄,暴發力十分驚人。而且,米茄如果傷害了正常人,哪怕這個人是未成年的孩子,大概也是不需要負什麼法律責任。

還好這天小正對米茄的好奇心不大,等我哄走了米茄,他已經在客廳裡看真人版木偶劇《皮諾丘》。他從上午斷開的地方開始看:皮諾丘因為撒謊,木頭鼻子變得跟桌子一樣長。七隻小鳥吱吱叫著飛進屋裡,幫他把鼻子啄回到原來的樣子。

小正看得咯咯直笑,我卻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小鳥啄鼻子的場面實在詭異,看著就很痛的感覺,不是正常的成年人所能理解的。每每想起幾年前,米茄到我家來跟小正一起玩遊戲、一起看動漫的場景我就害怕。小正和他媽媽沒見過米茄暴怒的樣子、沒見過他脾氣上來後的破壞力,我可是見過。

春節前,我在樓下抽著菸,等朋友過來取材料。米茄從身後猛拍一下我的肩頭,問我要菸,我擰一下眉頭拒絕了。我不想跟米茄有什麼親密的行為,甚至不想跟他多說話。但他每次遇見我,不分場合,不管我當時正與哪個在一起,都像老朋友似地要跟我勾肩搭背,經常把我弄得尷尬。

米茄跟我糾纏,我瞪眼,揮手讓他離我遠點。他往後退了幾步,但不肯離開,死死盯著我手中的菸。之前我因為給他菸,被他爸爸警告過。他爸爸那張撲克臉,我真的不願意招惹──是米茄死皮賴臉跟我要菸抽的,難道我還能主動給他的傻瓜兒子敬菸不成?

我朋友來了,我給他敬菸、給他點菸。米茄突然衝上來。搶我朋友手中的菸,嚇得我朋友一連後退好幾步。我氣壞了,頓腳、怒吼,以嚇唬米茄。沒想到米茄比我還憤怒,把他身旁的小樹踢得亂搖亂晃,樹枝折得一地都是,用樹枝抽打停在路邊的汽車

我在朋友耳邊低聲說:「他是個傻子,我家鄰居,你不要跟他計較。」

把朋友送出社區後,我順便去市場買了菜才折返回家。經過髮廊,見到米茄坐在裡面看電視。電視正放著動畫片《貓和老鼠》。米茄和老闆娘五歲的兒子笑得上氣不接下氣,老闆娘面無表情地坐在一旁玩手機

一位姑娘騎著共用單車過來做頭髮。米茄扭頭定定地看了姑娘一眼,突然站起來袋鼠般從髮廊跳出來,先是用手摸姑娘剛剛騎過的單車座墊,又彎下身子用臉貼在座墊上,伸長鼻子狗一樣在座墊上嗅來嗅去。

這些年來,他總跟他家的大黑狗聰聰一起玩,耳濡目染了不少狗的動作,經常聳鼻子、聳嘴巴,用鼻子嗅來嗅去。他個子高,身形又那麼獨特,彎下腰後嗅座墊的動作讓他看起來像個外星人。

老闆娘誇張地聳了聳肩,說:「米茄,你去別處玩吧!阿姨要做事情了。」說完把玻璃門拉上,張羅著給姑娘打理頭髮。(一)

汽車 手機 動漫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