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擋不住Delta 美研究:染疫者中74%已打完疫苗

東奧/美國女足點球淘汰荷蘭 半決賽對陣加拿大

狐仙已老(一三)

母親沒有給她麻煩,急診就直接送加護病房,不留她纏綿相思。她抱著冰冷的母親雙腳哭喊:媽,妳還沒跟我和解啊!妳不能走。和她隱形競爭一輩子的母親的靈彷彿在偷笑說:老女兒啊!就剩妳一人嘍。

學生房間有時會傳來健身的聲音,或者慾望潮水淹沒的聲音,即使只是啤酒罐、可樂罐打開的聲音,不知為何,她聽來都有種青春人的率性任性。那是她從來沒有過的東西,雖然在母親眼裡,她一直是這樣的任性女兒。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老了,很自然就變成老姑婆一枚,沒有姑娘廟,狐仙已老。

在她年輕曾是肥沃的身體內,一直有著一整座沒有開花的麥田,想盛開也想枯萎,就跟她的生命一樣。唯一的體會是她明白自己一直擁有那塊夢田,和一般迷迷糊糊就把時間過完的人不一樣。但也因為這個不一樣,而使得她活在兩端的煎熬裡,要擁有還是要放下。

林老師曾跟她說,要用提起,不用放下。她讚嘆哲理甚深,但卻常要用提不起,不用放不下。顛顛倒倒,徘徘徊徊。

她寫下一些關於枯萎的事。

她的朋友死去了一半,剩下的正在死去的路上。餘生或許只想,能修得慈眉一點、善目一些,她對著案上燃香供佛時這樣想。楊枝淨水,自問心中的大千世界還在嗎?

在父母的悲劇中,看到自己的未來,於是她開始注意自己的身體。一直將身體當草原的人,沒有特殊照顧過身體,經常吃零食解壓解饞。後來才知道,零食有一半是毒。父母生病成了她的貴人,照顧父親太久,久到自己也被逼迫看見自己,即使想賴活,也不能活不好。

老了才學會哭泣,卻已經沒有眼淚。突然就被拋棄在荒原。 (一三)

➤➤➤狐仙已老(一二)

健身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