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56.1%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新冠不只攻擊肺部 史丹福研究:大腦恐受損似失智

尼克的七隻雞(中)

自己不能養,那窩雞要寄養在哪裡?老吳一個晚上沒睡好覺,翻來覆去想這個問題。忽然靈機一動,想到了一個人,公司隔壁辦公室的品管金經理。同是經理,同是亞裔,公事往來密切,私下也是好友,兩人又都喜歡下圍棋。金經理家有一個從韓國帶來的老式圍棋桌,周末常邀老吳到他家下幾盤。他老婆是傳統東方婦女,下棋時,棋桌旁總會擺幾小碟零嘴,下完棋,他常留老吳在家便餐。當然,老吳也懂禮數,每次去都給他孩子帶幾件玩具,有時也送他老婆些化妝品。於公於私都有交情,養雞這件事,拜託他,應該沒問題。

「金經理,有件小事想請你幫個忙!」周六下完幾盤棋後,老吳說。

「別客氣,儘管說,能幫的一定幫。」金經理有韓國人的直爽。

「你知道的,尼克老闆要搬家,家裡養的一窩雞沒辦法處裡。我想抓來養,可是我住的公寓不能養雞。他有七隻雞,養在你後院,養雞設備和飼料我處裡,你只管餵雞,只管分雞蛋。」老吳說。

「尼克要搬家我知道,雞的事我不清楚。這想法不錯,我們家可以有雞蛋吃了。不過家裡的事我還得和老婆商量,星期一上班給你答覆。」金經理願養雞,可是話留一個尾巴。

看來養雞的事解決了,老吳很高興,很快就能圓了和他老媽一樣養幾隻雞的美夢。回家的路上到沃爾瑪買了籠子,又到中國超市買了一大包國寶米,雞的吃住都準備好,只等星期六到尼克家去抓雞,一起送到金經理處。

「吳經理,很抱歉,我老婆不答應。她說小時候被雞追過,一靠近雞就害怕,真的很抱歉。」周一上班,金經理就跟老吳說。

這種事不能強人所難,雖然不知道是不是藉口。高興了兩天,又要傷腦筋。沒關係,離尼克搬家還有幾天,總會有辦法,再想想。

快下班時,想到一個最佳人選。老應,猶他州立大學碩士班學弟,他家住洛杉磯,離聖塔芭芭拉開車一小時。碩士班入學時幫過他,畢業後也常來往。一窩雞委託他養,該沒問題。事急不宜緩,電話聯絡好,老吳當天下班後,立刻驅車前往洛杉磯。一見面,老朋友了,不必顧忌,直接把想要委託養雞的事說了。

「老吳,你來隨時歡迎,雞就不必了。我從來沒養過雞,不會養。」老應還沒搭腔,應嫂先說話。

「嫂子!別怕,養雞不難。籠子、飼料,我都會準備好,你只管每天餵雞、每天收雞蛋。」老吳說。

台灣傳統市場的養雞攤位我以前常去,雞屎臭得很。台灣沒問題,這裡恐怕鄰居會抗議。」應嫂擺明了不想養。

「沒關係,如果鄰居抗議,養不下去,就把雞殺了,做三杯雞。我帶酒來,喝幾杯,聚一聚。」老吳仍不放棄。

「我膽子小,不敢殺雞。就算老應敢,也是殺得到處鮮血淋漓,難清理。」應嫂堅持不願代養雞,老應也不便勉強。老吳知道養雞這事不能再說了,再說,恐怕連朋友都別做了。

洛杉磯之行無功而返,老吳在開車回去的路上很懊惱,自忖:只不過是想像我老媽一樣養幾隻雞,沒想到變成這樣。我真笨,為了圓一個夢,惹這麼多麻煩,弄得進退兩難。可是尼克是老闆,話說出去了。況且養雞夢雖難圓,還沒到絕望時。總會有辦法,再想想。

又過了幾天。有了!想起來了,聖塔芭芭拉加大的那位大陸來的訪問學者張博士,代養雞的好人選。以前老吳到他們學校圖書館找資料時認識的,那時他剛來不久,還沒買車,老吳到市區中國超市採購時都約他,讓他搭便車,做順水人情。(中)

➤➤➤尼克的七隻雞(上)

洛杉磯 雞蛋 台灣

下一則

找媽媽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