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民航機駕駛員涉南加多起強姦案 DNA讓他現形落網

加總理杜魯多贏得第3任 仍無法組多數政府

狐仙已老(六)

在她少數的幾樣東西裡,微波爐是必需的,還有一台市內電話。只有在選舉期間才會經常響起的市內電話機像瘖啞人,也像她父親的最後幕景,失去語言。有時下雨天或者天光未明之際的心寂時刻,她會走到電話旁,那裡面躲藏著時光的聲音,答錄機的遙遠年代,錄下了當年她心懸的情人與父親那些年經常留言給她要她回家的聲音。

除此,屋子靜悄悄的。老了,她覺得自己就是一具市內電話機。

整間屋子好像只有她對時間虛度、她偶爾會帶一本書,去小七坐一個下午,一入座就脫鞋。她逐漸成了以前自己討厭的人種,明白原來舒服才是最重要的。偶爾她會去街上餵貓,她練習習慣不把任何事情變成習慣,偶爾,喜歡偶爾,免得失去時難過。應該是年輕時失戀太多而內化的習慣,習慣不要養成習慣的習慣,沒有習慣的習慣。

習慣養成需要時間,但她已經沒有太多時間。

所以很多事情變成偶爾。

偶爾讓記憶冒出一點星火,偶爾從往事中醒過來,偶爾看電影,偶爾盯著僅有的幾件玉飾看,偶爾在房間抄經。沒寫完的墨水有時會發出一股臭味,混著她染髮的阿摩尼亞,覆蓋過她的身體味道。

很多感官都不靈敏,惟獨嗅覺很靈敏,依然是好鼻師。但她多希望是好眼師,眼睛退化得很嚴重,晚上都不太出門了。惟獨偶爾會去鄰近一家設在大樓的佛寺禮佛,寺院光燦燦的,連她的眼睛都放光。

最偶爾去的地方是自助洗衣坊,冬天去得頻繁,夏天沒怎麼去,薄衣服手洗。(六)

➤➤➤狐仙已老(五)

電影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