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56.1%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台本土確診增129例、6死 新北54例最多

三溫暖(一)

甘和栗路/圖
甘和栗路/圖

1

秋鳳把摩托車停在一棵茂密的茄苳樹下,慶幸自己無須半路停車穿雨衣,就到達目的地。雨開始變大,發怒摔臉盆的下法,夾著閃電驚雷。摘下安全帽,目測只須跑五大步可到騎樓,吸口氣開步跑,一、二、三步,腳踩上一塊布著青苔的磚石。那苔平日在太陽下裝死,遇到連日雨水活了。第四步一滑,身體往後仰,本能地側身用手去撐,右半身順勢往花圃仆倒,不多不少算第五步。

「啊是怎樣?我有得罪祢嗎?」歪在地上的秋鳳對老天翻白眼,還沒翻全,一臉盆雨水潑來,算是給她點眼藥水,只好緊閉眼睛。她受過訓練,知道跌倒後不可立刻站起,要分解動作慢慢來。總算站起來檢視成果,除了手掌抓泥巴、褲子髒之外,居然連個擦傷都沒有。出門前本想穿短褲,可能媽祖有保庇,改穿牛仔褲。那撮青苔再怎麼狠,也狠不透牛仔布的厚。車鑰匙繫了遶境時買的媽祖小公仔,果然有感應、有靈驗。

這下全身濕透透,轉念一想:「沒差啦,反正要來洗澡。」

2

秋鳳最近──其實也不近,三個多月以來不能算最近,不過如果跟五十多歲的時間比,說最近也沒錯──常誦念「轉念一想」四字訣。遇到不順心的事,該發的牢騷當然不會少發,但跟以前不同是,發過之後會用「轉念一想」,鼓勵自己朝事情的另一面探探頭、揮揮手。這招是演講聽來的,院裡曾請一位作家來演講,那作家講什麼她聽不太懂,也不太想懂,不過作家說了一段話:「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人不轉頭轉,頭不轉我念頭轉一轉,可不可以啊!」

秋鳳聽得目瞪口呆,這就是她講不出卻很有感覺的道理,沒想到就在「魷魚不嚼」要不要辭職的時候聽到這話。「魷魚不嚼」就是「猶豫不決」,她跟同事後來改說台語加強版「柔魚沒哺」,魷魚若是不嚼整條吞,痛死你老娘的胃。猶豫做不了決定的時候,那粒胃也是很痛的。

三個月前她向老闆娘辭職。以她當選過多次「年度最佳照護員」的榮譽紀錄,老闆娘當然不放人;要知道像秋鳳這樣耐磨耐操、不會抱怨很勤勞的人真難找,馬路上多的是「工作不努力,努力找工作」。尤其長照這一行,資深臥床者不能動,說句不禮貌的,等於搬重物可比搬家工人。人家搬家工人還乾脆,不必考慮沙發會不會發神經捏妳奶奶、冰箱會不會嘔吐噴妳一身。找到一個有體力、有耐心、有愛心的人,那是照護界的台積電股票,理應長抱,豈可輕拋?

老闆娘只有碰到老闆時犯糊塗,其他時間是個精明角色,立刻針對薪水做調整,馬上提供各種方案供她選擇,以度過「職業倦怠」。秋鳳很感動老闆娘用這麼有學問的話幫她診斷,一下子好像她這個「倦怠」變得很專業、很高級、很光榮。

可是,秋鳳半夜睡不著,躺在床上滾床單的時候越想越糊塗,如果說,一個人很認真地一直做一件事就會倦怠的話,那老闆一直K老闆娘(大家都知道他是個爛人),老闆娘一直被老闆K,他倆怎麼就不會「倦怠」咧?

家務事是「你不清楚我的明白,我不了解你的知道」,他們打得高興、揍得開心就好。老闆娘先讓秋鳳一周休兩天半的假,三個月後再說。三個月後,秋鳳眉頭仍然鎖出一條溝,說身體好累,還是想辭。老闆娘秒速流下愛的淚珠,說:

「這樣好了,留職半薪一個月,妳先調養身體再說。」從皮包掏出票券,撕下一張給她:「洗三溫暖加按摩一節附送一餐,免費,妳去放鬆、放鬆!」

秋鳳不敢拿,目瞪口呆:「洗三溫暖,那要脫衣服?」

「妳洗澡不脫衣服?」老闆娘笑著,把票券塞入她口袋。

「大家脫光光一起洗?」

「什麼大家,女子三溫暖,都女的。妳以為那麼好啊!有男的。」

秋鳳啐一聲:「神經病,有男的有什麼好?才不好咧。」神經病是心裡話沒說出口。她對男人身體興趣不大,但認識太深了。一般人只知那副四兩重「牲禮」,她不同,從丈夫那兒認識到病體、遺體,其餘的不是太小(她兒子),就是太老(受照護的病人)。

她有句名言:「不是跟自己一起老的男人身體,不騙妳,真的很不OK。」

嚴格說,男人身體在秋鳳眼裡只有兩種差別,一種不需要妳餵飯、帶他去廁所、幫他洗澡,一種要妳餵飯、幫他把屎把尿、刷背搓鳥鳥。(一)

台積電 股票 長照

下一則

世界最大油畫「人類的旅程」 拍賣所得6200萬美元全捐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