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世界OnAir/疫苗致死?染疫亡?華婦死因成謎留遺恨

調查:假帳號大軍進駐推特 將中國訊息推向世界

狐仙已老(二)

她常聽得住樓下的房東窗戶內傳來兩人廝殺的聲音,一個說:你怎不去死?死了我就好賣房。一個說:我就去死,死給妳看,妳這個死要錢。

但兩人都活得好好的,有時還叫上她要不要搭伙。她懷疑吵架是為了確定彼此都還能呼吸的方式。

像寄居蟹,隱藏在五坪大的租屋處。

她把這套房稱為貝殼,老維納斯的貝殼。套房邊邊有兩根大梁柱,使房間看起來有點像是小時候村外的土地公廟,所以她也戲稱自己住在姑娘廟。姑娘廟也分多種,姐級姑娘廟、嬸級姑娘廟、婆級姑娘廟。她感覺某些自稱心靈大師的女性到了某個年紀,都會化上艷妝,老了也都怪裡怪氣的。但怎麼樣怪裡怪氣,也比自己臨老了還租屋好吧!她不知道她一生在堅持什麼,這樣一想就有點心酸。

學生宿舍式的長條形老公寓,隔音不好,狹長如棺木。夜晚起伏跌宕的貓鳴混雜著女生的呻吟。有時安靜下來,失戀的女生披著長髮像鬼如廁,她見到青春的鬼魅。

她沒有要事,只有佛事。

還好有一點退休俸可用,不出門也能活下去。她練習孤獨,體驗孤獨極限,比如好幾天都不出門之類的,或者練習自己可以一個人生活。她想晚年之後,把自己活得很像小說的一生寫成詩,當然後來她什麼都沒寫下。

她喜歡看書,靜態的極致。長期不動有礙健康,加上眼睛動了手術之後,愈發乾燥,盯著看半小時,就要點人工淚液。年輕時流淚太多,現在淚流不出。

她人生裡有些事必須靠非常勉強才能去完成的,一個是運動、一個是不吃零食、一個是去參加團體活動。以前可以不勉強自己去做這三件事,現在走到高齡門口,她覺得必須勉強自己。

不吃零食,使她樂趣減半,吃零食可以治憂鬱。為了減重,不吃零食之後,少了嘴巴的咀嚼,無聊時光顯得漫長。小孩子或者傷心人,都是一把歡笑或一把眼淚地往嘴巴丟零嘴。上了年紀不能亂吃零食,一包洋芋片、一包薯條的卡路里就超過一餐,一吃胰島素就馬上動員。

為什麼快樂的事都有礙健康?吃零食真的很解壓,但常吃就發胖。有個朋友也是經常動不動就想吃東西,吃到得了糖尿病,有段時間還必須靠施打胰島素補充。家人一到晚餐過後,就把冰箱鎖起來。父親晚年,她也是把冰箱鎖起來,免得父親晚上夢遊就走到冰箱門口,吃完整座冰箱食物。

胰島素阻抗,近來她學的新名詞。胰島素無法吸收,身體一直釋放匱乏訊息,導致胰島素飆高卻不作用。阻抗,她一輩子都在阻抗。她一輩子都在為孤獨或者群獨掙扎,一個人孤獨,還是進入群體孤獨?對於團體活動,在融入之前,總是發生阻抗現象。即使去了好多年,怪的是每一回都還是內心掙扎。

她去的靜坐中心師姐說:因為妳還有太多的自我、太多的自尊、太多的私我,沒有放下。

放下、放下、放下,說了三次,深呼吸三大口氣,套上鞋子,打開門,一路仍在抗拒。倒是一進入團體就又安然了,彷彿只有之前會掙扎,到了也就到了。甚至到了還會慶幸,還好自己有來,好像立即吃了大補帖。但離開之後,就又像洩氣的氣球,下回出門前又開始掙扎。

團體課程,這回談後悔。

她想著原以為會一起終老的好朋友,還沒走到老就散了。

都是互相指責對方變得怪裡怪氣,或者開始嫌棄對方。老了看到彼此更多的缺點,認識太久都學不會欣賞。老了好友分手還因為時間感,大家晚上都不太想出門了。以前可以聊到晚上十二點,都還覺得才十二點啊!現在聊到五、六點,就各自紛紛起身,要回家休息了。

還是一個人好,雖然有時很孤獨,但出去更孤獨,好像老了不該出現在路上。

看上這間套房,就是因為孤獨而不孤獨。

這套房有一面窗戶外有棵大樹,大樹探進三樓高。夏蟬一整個夏天都在拚命高鳴,蟬聲消失時,不用抬頭就知道窗外雨聲淅瀝。蟬怕潮濕,澆熄了求偶熱度。夏蟬的求生技能就是高鳴,她的禪卻是靜到寂境、靜到極致,如花不開。

蟬聲有時貼得很近、很近,彷彿誤把她窗台的盆栽當成棲息地。還好她有點重聽,蟬鳴剛剛好,像她喝的牛奶咖啡。半翅昆蟲,久居地底,蟄伏而出,只為一鳴,那是她年輕時的樣貌。公關界的酒后於今蝸居老城區套房,蟬夏鳴,冬有風,還有老房東語言廝殺的分貝伴著。

淺眠,醒轉。功法,沐浴,焚香,禮佛。接著煮開水,蒸一顆蛋、烤兩片吐司,切幾片小黃瓜和挖兩匙水果醬在碟子,數五粒杏仁和六顆核桃、七顆腰果,然後手沖一杯單品莊園咖啡。(二)

➤➤➤狐仙已老(一)

咖啡 房東 糖尿病

下一則

譚元元再登央視春晚 芭蕾舞慶新春 李雲迪伴奏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