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55.9%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立陶宛宣布 捐2萬劑AZ疫苗給台灣

尋找阿蒙(三)

「是啊,誰在年輕的時候不浪漫啊!」

「您現在也不老啊!」

吳蟾哈哈大笑:「這話我愛聽。你的意思是,我還可以浪漫啦?」

我不假思索地說:「當然,浪漫又沒有年齡的限制。」話一出口,我嚇了一跳,難道我在給吳蟾暗示嗎?我聽見瑪格麗特在笑。

吳蟾大笑說:「戴小姐真是善解人意。」然後他感慨地嘆了口氣道:「唉,我真是喜歡法國文化,喜歡法國人的浪漫情調。」

我沒說什麼,端起啤酒杯,喝了一大口。

晚上,硯逸齋。飯桌上謝琴只顧拿著我給她的鱷魚皮帶一個勁兒地瞅,我不禁嘲弄道:「放心吧!肯定是真的。」

謝琴樂了,「那當然。」她終於把皮帶放入盒子,問:「欸,巴黎現在流行什麼款式?」

我本想和她講講蒙馬特公墓那晚紫色的雲霞,可看她一副誠懇的面孔,只好作罷。「巴黎麼,人人都是時髦的,誰知道什麼最流行!」

謝琴眨眨眼,似懂非懂地點頭。然後感慨道:「嗨!瞧人家過的日子!」

回到家我倍感無聊。打開電腦,除了幾封垃圾郵件外,一封是吳蟾的。他附給我他的規劃書。這是我們在午飯時候討論的。沒想到他做事這麼迅速,我不由得暗暗佩服。

在信的結尾,吳蟾說,相信我們的合作一定非常愉快,因為「男女搭配,幹活不累」。

我知道他又調侃了,於是回信說:沒錯,以後少不了讓吳總請飯呢!

我輕按鼠標,把信發出去。忽然感到自己很喜歡和吳蟾打交道,雖然有時候玩笑開得大了點,可正經事也從沒耽誤。和他在一起很輕鬆,不像和柯奈冬,總是嚴肅得沉重。

想到柯奈冬,我皺了皺眉。幾年來我們彼此摸透了對方的脾氣,配合得也不錯,互相都有感覺。可是,我卻總覺得缺點什麼,是什麼呢?

「再邁一步。」瑪格麗特說。

「可是怎麼邁?他有妻室。」

「那又怎樣?他老婆去美國都兩年了。他們的婚姻本來就形同虛設。再說,婚姻和愛情本來就是兩回事。」瑪格麗特說。

「那照你的意思,男人就該有情婦?」

瑪格麗特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說:「如果你追求愛情,那就要明白,婚姻、愛情和性是三個獨立的概念。」她忽然像個哲人,「你們中國不也有句話叫『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嗎?這個你該比我清楚。」

我知道她在嘲弄我,只好苦笑。

「你說人幹麼結婚?」瑪格麗特問。

「為了體驗被埋葬的滋味。」我說。

瑪格麗特放肆地大笑起來。

4

一個月後工程正式上馬,我穿梭在工地和設計室,沒有時間想別的。一天在公司門口碰到柯奈冬的車,他下來拉住我說:「看你忙的,腳上長輪子了?」

我正要為一個設計細節去找工程師,對他半訴苦、半開玩笑說:「可不,真是呢!反正我是孤魂,有了輪子更好,上哪都方便了。」

奈冬咧咧嘴,說:「我明天去法國開會,要我給你帶什麼東西?」

「哦,不用。我去的時候,也沒買什麼。太貴。」我一邊說,一邊準備走。他出差是家常便飯,我早習慣了。

「對了,我忘了你剛去過。」奈冬突然變得有些酸溜溜的,「那要我給誰帶個問候麼?」

我聽出他話裡的刺,心裡便有種不平,於是說:「多虧你提醒,你幫我買束茶花,送給瑪格麗特。」

「誰?」奈冬一時沒反應過來。

「就是茶花女。」我已經轉身走了,知道他還在那裡發呆,心裡有種滿足感,「記住,要紅色的!」

「你知道我什麼時候喜歡紅色還是白色?」瑪格麗特說。

「我當然知道!你把白色的隨便給人,而紅色的只留給你自己。」

一天早上,我正在公司和設計人員開會,忽然祕書跑進來,說有一個重要電話。「是吳總打來的,好像、好像……」她吞吞吐吐。

「什麼好像,怎麼了?」

「好像工程那邊有點問題。」

我趕到工地,吳蟾已經在那了。只見他戴著安全帽,罩住了他微禿的腦門,臉色發青。看到我,他把我拉到一邊,低聲說:「我們遇到點麻煩。」

「什麼麻煩?會影響進度嗎?」

「可能會,也可能不會。」

「你別繞圈子,到底怎麼了?」

原來是吳蟾下簽的一個材料公司,在進防水塗料的時候出現了問題。標書簽的是 JC500-92水性瀝青基防水塗料,由於缺貨,他們運來了JC500-91聚氨酯防水塗料。(三)

➤➤➤尋找阿蒙(二)

美國 中國

下一則

退休工程師變院長 他開「玩具醫院」延續玩具生命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