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將開放邊境 完整接種的外國旅客11月初起可入境

加拿大國會大選 橫跨6時區 從大西洋岸開始投票

舞會DJ(中)

陌生人互相點頭微笑,好朋友的頰吻和擁抱,初學者專心換好鞋之後,認真地觀察新環境,年邁的舞者緩慢卻不失樂感地移動。這一切都像詩歌一樣打動我。

舞會開始散場,人們就會三三兩兩、成雙成對,或者孤獨地離去。有些人在這裡卸下了生活的疲倦、有些人在這裡拾起了一些情感的撫慰、有些人走的時候比來的時候還要寂寞。儘管如此,他們仍舊會回來,再試試運氣。

瑪格麗播完最後一首探戈之後,經常喜歡一邊播放百老匯歌舞劇《歌劇魅影》,一邊收拾東西,拔起電線,闔上電腦。

對我來說,舞會只有在《歌劇魅影》淡出之後,瑪格麗把電腦放入包裡,準備離開時才結束。我會等她把東西都拿齊,和她一起走入電梯,走到街燈下的巷子裡,走到地鐵站,再和她告別。這些每個星期都會重複的事情,串起來就像一首透著淡淡憂傷,卻溫暖而甜蜜的歌曲。

和瑪格麗在一起的日子,我們見證了許多悲歡離合。同樣在跳舞,有些人成了朋友、有些人分開了,有些人結婚了、有些人離婚了。有些人儘管參加了所有的舞會,卻從未想要超越擁抱的界線。正如他們所說,保持距離是維護親密感的方式。不要越界,才能擁有自己的天界。

我喜歡做為旁觀者,看著探戈歌詞陳述的故事在生活中展開,看著大家在音樂和彼此的陪伴中紓解情感。就如一位老舞者所說:「沒有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也會發生在你的親人或朋友身上。」

醫生、律師、教授、學生、祕書、廚師、卡車司機、家庭主婦。

每個人都在那裡,無論是與音樂、自我,還是與其他人相伴。

有人說:「所有寂寞的人都在這裡。」

有人說:「所有沮喪的人都在這裡。」

在舞會裡,我們就像生活在手風琴的音箱裡,不斷反覆被伸張和擠壓。

一首歌可能有甜美的旋律,卻在講述一個心痛的故事。歌詞是釋放,音樂是解脫。每次跟隨這樣的歌曲跳舞,都是重生的機會。多麼神奇的療癒法!

也許,坦率明白地看待痛苦,痛苦也就能輕鬆地化解為美好的音樂。在美好的音樂裡,和另一個人親切地擁抱,這個擁抱也就化成了愛與光。

〈其實我知道〉說的是一個擁有一切奢華卻忘不了傷痛,試圖在女人與女人之間忘記愛情的有錢公子,用自己驕傲的外表偽裝得很成功,卻瞞不了寫詞的敘述者。

「我知道,當你在深夜裡狂歡結束後,你會想起甜蜜的往事而感到痛苦,然後開始哭泣。」這首歌的詞曲都是一個女人寫的,在1945年是少有的情況。

〈我建議你忘記我〉是一首關於婚外情的歌。當女主角要求情人忘記她,並退還她的照片和信件時,情人說,她肯定是害怕他會向她丈夫告密。情人繼續嘲諷地說:「我不會出賣你,我不會耍招數。不過你不會否認,當你屬於我的時候,你說你愛我,而且不會忘記我。」

送出去的感情還能收回嗎?能收回的感情真的給過嗎?這些歌詞裡的鬧劇,有時候也像可笑的悲劇。有時候,西班牙語流利的朋友會一邊給我講歌詞,一邊和我笑看人生。有些歌曲,光是歌名就很說明氣氛,比如〈現在你不認識我了吧!〉。

〈默塞德教堂的鐘聲〉是一個年輕人回到家鄉時,他的情人正好在教堂舉行婚禮的故事。有一天,我聽到這首歌,隔桌的佩德羅正在失戀中,喝著新婚朋友帶來的香檳,無奈地在臉上掛著不情願的笑。

同一瓶香檳,有人在泡泡裡看到歡樂、有人在泡泡裡看到痛苦。這種情況在生活中發生得多麼頻繁!

在三分鐘內,一個人生故事就得以被展開、體驗、聆聽、分享,然後通過舞蹈在歌聲中被吞噬,然後淨化。我們不斷告別過去,卻不在乎未來,享受著在一首又一首的歌曲裡重生。

我們想要記憶,還是生活?這取決於我們認為對我們更有價值的東西。有時候,與記憶相比,日常生活更實在。有時候,記憶卻顯得更真實。但是,假使我們不斷堅持回憶,實際上是在拋棄生活。

有時候,記憶和生活同樣令人厭惡。我們要嘛通過各種損害身體或麻醉情感的方式來試圖擺脫痛苦,或者直接跳出時間。

時間是記憶與生活的氧氣,但我們一般所說的生活只是一連串的事件,這些事件串起來就成為記憶。實際上,記憶和生活都不是生命的實體。跳出時間意味著直接與生命互動交流,而生命與時間無關。(中)

➤➤➤舞會DJ(上)

➤➤➤舞會DJ(下)

歌劇 地鐵站 百老匯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