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曾拒華童念公校 金山詹姆斯·登曼中學要改名

華裔打第2劑疫苗嚴重腹瀉「馬桶上過1天」

青春(四)

這一幕在米亞的腦海裡長久地回放著,好似親眼所見。事實上,她對俞鷚開門之後發生的事一無所知。她對男生們說了什麼,或許她什麼也沒說,總之,整個校園忽然安靜下來。那兩個男生好像使了隱身術,再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有一天,米亞忽然鼓起勇氣,以「遲風」的筆名給俞鷚寫了一封信。信寄出後,她惶惶不可終日,怕俞鷚認出筆跡。她為自己莫名其妙的行為後悔不已。

但最終,她還是等來了俞鷚的回信。信的具體內容她早已忘記,只記得內容並不長,只填滿一張紙的四分之三左右。那剩下的空白好像不是因為無話可說,而是為了留白,好讓她有足夠的空間,寫上自己新取的名字。她把那個「鷚」寫得飄逸、潦草,振翅欲飛,隨時要從紙面上奔突、飛翔而去。

信的最後,她在「又及」等幾行附加的小字中,特意詢問遲風對她主持的廣播節目,是否有好的建議,並請遲風多投稿,廣播站急需稿件等等。看來,俞鷚把遲風當成男生,一個愛慕她的男粉絲。就這樣,她們在交換了幾封奇怪的信後,無疾而終。

就在那段時間裡,俞鷚班裡有兩名男生被學校開除了。

還是在體育課上,還是相似的場景,老師和學生之間發生了肢體衝突。米亞想起了納多。她好像看見她的哥哥,睡眼惺忪地走在這個校園裡。白天他躲在昏暗的寢室裡睡覺,一到夜裡,他翻出圍牆去尋找同夥,或者在錄像廳汙濁的空氣中度過一晚。

他毫不猶豫地改變自己的作息,甚至是顛倒它們。在集體生活中,這需要勇氣。因為有那些前仆後繼的模仿者和追隨者的存在,他不費吹灰之力就做到了。(四)

➤➤➤青春(三)

上一則

李希特創作8小時舒眠曲 巡演現場睡成一團

下一則

我的興趣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