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曾拒華童念公校 金山詹姆斯·登曼中學要改名

華裔打第2劑疫苗嚴重腹瀉「馬桶上過1天」

千里萬里(一七)

她苦笑著說:「章執騫是我的初戀,我為了他做過好多傻事。他比賽那年,為了幫他祈福,我不眠不休地一晚上摺了八百八十八隻紙鶴。可是送給他的時候,他看都沒看,就扔到了一邊。現在想想,自己真是傻,我做的那些事,也只是把自己感動了而已。」

「你說他參加比賽,是什麼比賽呢?」

「是什麼科學競賽,聽起來很高深的。章執騫的理科成績一直都是出類拔萃的,高中的時候就參加過全國物理競賽,還得了二等獎呢!」

事到如今,提起章執騫的出色,「橘子香水」臉上依然還有與有榮焉的神采。

「那你最後一次見到章執騫,是什麼時候?」

「我剛上大三的時候,我在外面找實習的機會,在大街上偶遇了他一次。他看起來精神狀態很差,我差點都沒有認出來。後來我跟以前的同學打聽了一下,那個時候他已經去了一家什麼科研開發公司下屬的研究所裡工作了。那天我們也就是簡單寒暄了幾句,沒說什麼特別的。」

「從那以後,就再也沒有聯繫過?」

「橘子香水」長嘆一口氣,「再有他的消息,就是在網上看到了他跳樓自殺的新聞。我一開始不敢相信是他,確定了以後,我都哭了。」她的聲音又有了一點哽咽。「雖然我現在要結婚了,但章執騫畢竟是我第一個喜歡過的人,這種心情你能理解吧!」她嘆了口氣,「真不敢相信,他已經不存在這個世界了。也許在另一個時空裡,他能幸福吧!」

「橘子香水」把杯中的咖啡一飲而盡。(一七)

➤➤➤千里萬里(一六)

咖啡

上一則

老花眼知暮年

下一則

電腦與我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