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延續川普路線 拜登將簽行政命令強化美國製造

川普遭控觸犯美國憲法薪酬條款 最高法院不受理

青春(二)

關於鷺羽,米亞很快在那本泛黃的古詩集中讀到這幾句:

鷺鳥之羽,可以為翳。

翳,舞者所持以指麾。

米亞馬上將它們抄下來。米亞有一本筆記本,專門用來摘抄各種古詩詞、名言警句,比如「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比如「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比如「世界上只有一種真正的英雄主義,那就是認清生活的真相後,依然熱愛生活」,類似這樣的句子都是米亞喜歡的。黃昏的時候,米亞帶著本子,爬到校園外面的山坡上,對著夕陽默念那些句子,像是背誦某齣戲劇中的台詞。

那種時候,米亞的視線總會被遠處的山脈和天際線所吸引。在米亞內心,第一次產生一種深切的憂傷。她無法說清這種感覺的由來。既不是觸景傷情,也非自憐身世,她只是單純地感受到了什麼,就像樹林裡的葉子忽然被風吹起、沉靜的水面起了漣漪……一切都自然而然地發生著,是那種情境下任何一個少年所能獲得的體悟。她感到隱隱的不安,好像生活中隨時可能發生點什麼,但又不知具體的事項。

走神的時候,她恍惚看見爺爺又站在教室外面,用他的大嗓門喊她的名字,告訴她周末不要回家了,因為她的哥哥納多回來了。

她不再像從前那樣驚慌失措。她是寄宿生,可以留在學校不回家,周末去鎮上的餐館吃飯。在這裡,她有一只大木箱、一張屬於自己的床,還有一面懸掛在床前的藍色簾子。她喜歡躲在簾子後面翻看那個本子,或閉上眼睛什麼也不想。她懷著惴惴不安的心情,享受著隨時可能被中斷的幸福。

她已經很久沒有看見納多了。周末回去的時候,他們從來不談論他。米亞發現自己沒那麼害怕了,甚至覺得從前的擔憂都是多餘的。既然總有一天要離開家,她就應該多想想以後的事。

模糊的、對未來生活的期許開始占據她的腦海;常常是暮色降臨,晚自習的鈴聲馬上就要響起,她還四面躊躇著,站在那座山坡上遲遲不肯下來。當終於回到人群中,她馬上喘出一口氣。但知道一切都是暫時的,過不了多久,當獨自一人時,她又會被那種感覺裹挾。

與此同時,她的內心開始產生一種自豪感,好像這世上惟有她才能獲得這份體悟。她本能地感到,自己未來的人生道路不會一帆風順。這種感覺並沒有讓她感到害怕或沮喪,她甚至有些得意,感到自己因此與芸芸眾生區別開來。她不甘於平凡,也不會成為那個平凡的人。這種毫無理由的優越感可能來自那個本子、來自那些摘抄的句子,是那些句子在暗示她,向她指出未來的道路。

那個本子因此成為她的祕密和救命稻草。她用各種圖案美化它,還在裡面夾銀杏葉和紫色小花,花朵枯萎後,留下一股莫名的氣味。她隨身攜帶著,睡覺時則將它放在枕頭底下。

海莉也有這樣的本子,不過她抄的是流行歌詞。那時候流行的是〈水手〉、〈星星點燈〉、〈大海〉、〈晚秋〉這些曲子,黃昏的廣播裡也在播放這些曲子。自從上了中學後,海莉似乎變了很多,除了迷上流行音樂、武俠小說,對別人不以為然的事持讚賞態度,甚至故作驚人之論。她不只一次在米亞面前,誇讚班裡一位男生大膽到近乎勇敢的行為。而在米亞看來,那個人不過是一個厭學的小混混,期望以自己的小聰明,來對抗漫長無味的學習生涯。她對這類人太了解,他們遲早會得到教訓的。

讓米亞納悶的是,僅僅是過了一個暑假、換了一間學校,一切都猝不及防地變了。趴在地上玩彈珠的小男孩瞬間被梳中分頭、穿夾克衫和牛仔褲的少年所取代。一夜之間,他們長高了,長出了淡黃色絨毛一樣的鬍子,說話的聲音也變得粗獷和含混不清。他們以吹口哨來取代說話,以打架和曠課來表達不滿。他們淋雨、砸玻璃,從窗戶裡跳出去、去水庫裡游泳,過分迷戀自己身上散發出的英雄氣息。

從前小學校園裡跳橡皮筋、踢毽子的女生,如今也變得多愁善感,喜歡在雨後的水杉林裡漫步,對著黃昏奔流的河水無病呻吟。她們迷上了讀詩和寫日記,那種帶鎖的日記本開始在校園裡走俏,取代了之前簡陋的軟皮筆記本。(二)

➤➤➤青春(一)

游泳 小說

上一則

老花眼知暮年

下一則

電腦與我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