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戴琪首場演說談對抗氣候變遷、公平貿易政策 未提中國

財報強+數據優 道指升破34000點

千里萬里(一五)

「我不明白這背後的動機,也許是一場變態的科學實驗?我大概是你們實驗的一個樣品?而章執騫的輕生,也許也和這件事有關。也許是畏罪自殺?」我冷笑了一聲。

「你認為我們能從這件事裡,獲得什麼好處?」顯然我的話讓小覃生氣了,她的聲音也變得尖銳了起來。

「我不知道,但是我想知道。章執騫已經死了,所以,只能請你們告訴我。」

這確實是我最大膽的猜測了。我沒有任何證據來支持我的推論,有的,只是一些零零散散的記憶碎片,和從「橘子香水」那裡聽到的一些關於章執騫的回憶。

和「橘子香水」的會面一開始很不順利,她對我懷著強烈的戒備心和敵意。直到我向她坦誠了一切。我告訴了她我是如何失憶,如何從同學會上獲悉章執騫的死訊,發現章執騫脖子上的項鏈,以及如何找到她的微博,又設計引她出來見我。我告訴她,我之所以這樣做,只是想要找回記憶。我總覺得,在某種層面上,章執騫與我有過交集。

那天我們在咖啡館裡聊到很晚。我問她知不知道章執騫的身邊,有過一個跳樓自殺的女孩。她思考了很久,還是搖了搖頭。我用手機找出那條她@章執騫的微博問她,微博裡的那個「她」是誰。

她說:我從來沒見過她。只知道有這麼一個人。

「橘子香水」說,章執騫是她高中時代的學長。因為學業和運動都很出色,所以是學校裡的風雲人物。她一直崇拜著他。(一五)

➤➤➤千里萬里(一四)

微博 咖啡 手機

下一則

疫情衝擊 麻州藝文界取消4萬場演出 藝術家哪來收入?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