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打敗「同胞」張雨霏 中國棄嬰代表加國奧運奪金掀話題

東奧/美「體操天后」拜爾絲 再次退出個人全能決賽

莫麗珠出國記(二)

趙梅英/圖
趙梅英/圖

這是莫麗珠到達加拿大的第一個晚上,但她睡不著。一是時差,二是腦子還沒轉過彎,好像從一個星球到另一個星球,充滿陌生感。她被安排與小米同睡,徐偉民去了另一個小房間。說是小房間,其實就是把客廳隔斷出來的一個小空間,裡面只能放一張小床和一個小桌子。

莫麗珠本來說自己去那邊住,但徐偉民不肯。徐偉民說那實在太小,本來是給皮特住的,但皮特離不開媽媽,經常耍賴不去。

這裡的小孩從小就自己睡。徐偉民說,沒見過七歲了,還同媽媽睡的。

過一個月,再過一個月,我們就自己睡。小米說。

皮特不說話,只管在奶奶帶來的食物中找吃的。

莫麗珠在國內是婦產科醫生,徐偉民的父親去世早,去世前給她留下了房產和一些積蓄。那時候他們把唯一的兒子送到美國,以為他能出人頭地。想到去世的丈夫,看看兒子的現狀,莫麗珠不禁悲從中來。

清晨起來吃飯,莫麗珠的眼睛還紅腫著,見一張搖搖晃晃的桌子上放著幾片麵包,徐偉民穿一件圓領背心,正在煮粥。徐偉民此時已近四十,有些發福,後頸上的肉疊起來形成一個弧形,原來濃密的黑髮也開始稀疏。從背影上看過去,竟有酷似他去世的父親。這讓莫麗珠感到既熟悉又陌生,心中頓時升起一種奇異的感覺。

莫麗珠環顧四周,把房間再仔細看一遍。

這是個很小的公寓,進門是一個長廳,一直通到窗子。窗外有些蔥蘢的綠色,因為背陰,顯得有些暗淡。轉一個彎是小廚房,本來就小,裡面又堆了洗衣機,只有一個人轉身的地方。一個破沙發上堆滿了衣物,竟然沒有坐的地方。一個高高的白色鐵架子,好像超市中的貨架一樣,堆滿了東西。

莫麗珠能看出來主人試圖整理過,因為有些衣服摺疊過,雖然摺疊得十分潦草。另有一些衣服雜亂地堆著。一些夏天的短衫、短褲,都皺巴著,沒有一件平整。牆是暗黃色的,有些斑斑點點,想必好久沒粉刷過了。再看地板,沒有油漆的地方倒比有油漆的還多。那些少量的油漆好像已經厭倦了掛在地板上,有些碎片的邊緣翹起來,一碰就脫落了。

在莫麗珠的心裡,兒子、兒媳都是好學向上的青年,而且出國二十多年,他們經歷了什麼,把日子過得一團糟?莫麗珠早年住過比這更糟糕的房子,但無論怎樣,她都會把房間收拾得乾乾淨淨。她絕不會把一堆衣服、床單,雜七雜八地堆在鐵架子上,這種行為很沒有隱私。

除了對生活狀態的不理解,莫麗珠更想了解兒子的經濟情況,但兒子對此很抗拒。

就是這樣。他簡單地說。我們兩個人都讀書,靠魁北克政府助學金生活,每個月下來都沒有餘額。大家都這樣。他有些生硬地說。

既然大家都這樣,莫麗珠就沒什麼好說的。但她對此質疑。她很想了解別人的生活,比如劉翔一家。劉翔是她認識的第一個人。

他們開店。徐偉民說,早七晚十一,世界上最辛苦的工作,而且沒有前途。

莫麗珠便釋然。雖然兒子至今一事無成,但畢竟一直都在努力讀書。

但這樣的生活不是辦法。莫麗珠是一個總是有辦法改變生活的人。雖然初來加拿大,時差還沒有倒過來,但莫麗珠已經開始想辦法,她相信通過努力,可以改變生活。在國內,到處是可以掙錢的事情,走在街上,總是能遇到各種做小生意的,比如小學校門前賣食品的小車。醫院門前也有許多食品攤位,賣什麼的都有,烤餅、油條、米粥、小菜、餃子。這些小食攤熱火朝天、生意興隆,把醫院的食堂都快擠垮了。

餃子,這個名詞一出現,莫麗珠的心中就突然一亮。她想完全可以在馬路對面的小學校賣餃子啊!她努力回憶醫院門前餃子車的樣子,她需要板車、鐵鍋、玻璃罩,自己穿上白大褂,戴上白帽子,顯得衛生乾淨可靠,當然還要有鍋碗瓢盆等家什。這樣想著,莫麗珠好像要幹一件大事情,她要自己創業。(二)

小米 加拿大 美國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