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吳孟達病危 醫通知親友到場 「現在彌留啦」

加州獲撥嬌生疫苗 下周起接種

千里萬里(五)

林少軒甚至還去花店,買過好幾次花。小早從他的口氣裡,看出我們像是認識,就問我他是誰。我嘆了一口氣,告訴小早說,這個人說他是我的前男友。小早知道我失去了部分記憶的事,所以對於我的回答,也沒覺得奇怪。

那個時候她自己也剛失戀,所以對劈腿的男人深惡痛絕。林少軒再去買花,跟我打招呼,問我感覺怎麼樣的時候,小早就在後面酸溜溜地說:「喲,林先生你的心裡,還真是充滿了愛。都在給新歡買花了,還關心舊愛的死活,真是大愛無疆啊!」

林少軒一臉尷尬,苦笑著付了錢,離開了。

小早望著他的背影說:「對於這種渣男,就別給他好臉色看。他顧著和那個姓覃的狐狸精你儂我儂,還不忘回來吊著你。怕那邊搞砸了,將來好再有個墊底的!」

也許是意識到自己說得有點過分,小早又說:「你也別老是待在店裡哪都不去,我覺得你還是多出去見見人,也有點交際,說不定你能更快恢復記憶。而且,有可能你會遇到更好的人呢!」

她想起來我跟她提到過的,微信群裡要組織同學會的事,她說:「聽我的,你去參加這個同學會,要不然你遲早會悶出病來的。」

實在是怕了小早的碎碎念,我只好提著水壺,去外面澆花。抬起頭的時候,玻璃門的反光裡,我看到了一個男人熱切的目光。我轉過身,他就站在馬路對面。他望著我,眼神複雜,可嘴角卻帶著一絲微笑。

我四處看看,確定他就是在望著我。一輛雙層大巴從我們中間的馬路上駛過。大巴離開我的視線後,那個男人也不見了。(五)

微信

上一則

宋徽宗的粉絲與假瘦金體?

下一則

《老照片說故事》空手道黑帶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